©.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红狗是受你们相信我啊

*瞎子跟汪汪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文笔渣。



狂战士将阿修罗逼到墙边上。
一个疯子正打算强攻眼前的瞎子。

只见阿修罗的嘴微张,好像想说些什么。

想也不想,狂战士将自己的嘴唇贴上去,嗯,这瞎子的嘴唇挺薄的,亲起来还不错……

被强吻的阿修罗非常淡定,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表示同意,只是在任由狂战士自我满足——堂堂阿修罗怎可能满足于一个吻,而且还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吻。

「我来教你点新的吧……」

阿修罗一脸『图样图森破』地放嘲讽,伸手去圈住狂战士的脖子,伸出舌头去进入对方的嘴里。

「唔……!」

狂战士一开始只是说了一句「阿修,我可以亲你吗?」,而阿修罗也只是回了一句「随意。」,他还以为阿修罗挺不愿意的,谁知道已经反过来——他打算攻略自己了!

正当狂战士不知所措的时候,阿修罗松开了口,唇间拉出一条细细的银丝,在泛着红光的月亮照耀下,闪着光。

他认为它像两人的关系一样,不会断掉——毕竟长年累月下来他们都是这样子经历风风雨雨,一起受伤、一起痊愈,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的背后交给对方,踏着敌人的尸体走过去。

下一瞬,就断了。

在狂战士眼中,就像他的选择是错误的一样,一向无所畏惧的狂战士开始害怕,双手不由自由地颤抖起来。

他很开心,阿修罗什么也看不见;他很惊慌,失去视力的这个人剩余的四感都灵敏得出奇。

阿修罗好像还想说啥,于是狂战士一言不发地等待着答案——但被阿修罗触碰着的脖子像火烧一样热。

「嗯。」

瞎子像往常一样发出软绵绵的鼻音,才开始讲话:「霸道汪汪爱上我。」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彻底地『一石激起千层浪』,使狂战士感到异常地愤怒和羞耻,「你——!」

「呵呵……」

「呃——……」

正打算破口大骂时,狂战士听见了阿修罗的笑声,很小很小,不知为何心里却暖暖的。

很少能听见阿修罗的笑声。

他上一次听见阿修罗的笑声大概是九个月之前吧。



那时的狂战士为了打倒强敌——更多是为了保护阿修罗,发动了暴走,真真正正地变成了『红狗』。

敌人很快被除掉了,阿修罗也费了好一番劲才把他从『狗』变回『人』。

狂战士昏过去了。

昏迷的期间做了一个怪怪的梦:他梦见一个小男孩,右手感染了卡赞综合症,正捂着眼睛放声大哭;地面上是被踩扁的眼球……

然后他被这个怪梦惊醒,耳边传来「呵呵……呵呵……」的干笑,扭头一看,信赖的战友——阿修罗,睁着眼睛,看向自己——眼睛上有一道很大的伤疤;眼睛里是空洞洞的一片,无尽的漆黑仿佛要跟泪水一同流下……



自从那次以后,阿修罗就下意思地跟他保持距离;甚至狂战士亲自过去表示亲近他也退后几步。

狂战士的心里特难受。

他问过自己无数次,是不是喜欢阿修罗。

但知道阿修罗的眼睛的事情他又不敢断言了——他确实被吓倒了。

后来才知道,本来绑在眼睛位置上的黑色布带是自己失控是想阿修罗开战攻击时弄破的,伤疤也是那时弄上去的;眼球从小时候就遭遇事故没了,所以才不得不走上阿修罗的道路。

狂战士恨呐,不是恨阿修罗,是恨自己。

明明自己只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丧失自我的『狗』,却在意起自己最亲密的朋友的身世来,阿修罗也不好受吧……因为他是人,他永远也成不了『阿修罗』。



下定了决心的狂战士抿抿嘴唇,抱住阿修罗的腰。

「嗯?」

阿修罗依然一脸淡定,脸已经红透的狂战士有点气愤。

「阿修,我可以跟你做吗?」

表面冷静的阿修罗事实上心里已经跟散开的毛线一样乱。

他沉默了一会儿,笑笑,说:「等你的吻技好一点再说吧。」

「那就抓紧时间练习吧。」

狂战士脸带笑容,再次亲了亲阿修罗。


——END——



鬼泣:原来汪汪喜欢阿修——

剑魂:……阿修是我的。

汪汪:我的,好不好。

修罗:鬼泣是我的。

剑魂:!?

汪汪:!?!?

鬼泣:!?!?!?!?!?!

修罗:哈哈哈你们的反映太可爱了……噗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我开玩笑的真的不是……噗……故意的……啊啊哈哈哈哈哈——


阿修罗歇斯底里地笑了五分钟。

标签:DNF
热度: 10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