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的月光酒馆也很热闹

参加微博的#DNF版深夜六十分#

没玩过这种,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大家多多提点,谢。

文风变得怪怪的……我也不想的(。


                                                                                                            

说在最前:

新高一好忙好忙……休息时间不断被压榨再压榨……言下之意就是不更文才是正常的(揍

总之就这样……请大家见谅了Orz



1.

您好,欢迎光临月光酒馆。

请抱着轻松的心态,面带微笑——对对,就是这样。

这边请。



2.

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吗?还是需要一个愿意倾听您说话的人?

格兰之森葡萄酒3W一杯,陪聊20W一次。

哦?您需要陪聊啊……葡萄酒要来一杯吗?



3.

……嗯,看来您真的很疲劳呢。

来一杯特质的红酒吧,能瞬间消除您旅途上的劳累。

我?呵,如您所见,我只是一个被卡赞诅咒了的小酒保。

……您不需要格兰之森葡萄酒啊,那来一杯哥布林汁?只售2.5W哦!

故事吗,我的确有呢。

请允许我为您娓娓道来,我相信您会想听的。



4.

“该死的……这搞什么飞机啊!”

狂战士背着巨剑一路狂奔——当然不会忘记将昏迷不醒的队友像大米一样扛在肩头上。

“我去!”

虽然武器和队友的重量都不轻,但狂战士依然没命似地撒腿跑——不跑他还真会没命。



5.

“到这儿了不会再追过来了吧……臭哥布林,怎么那么多啊。呼。”

狂战士将队友随手扔到草地上,自己则坐在一石头上休息,武器不愿卸下。

这TM玩儿我呢……

警惕地四周张望,他发现,这里跟他已经不复存在的故乡,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6.

“呃……啊啊……”

阿修罗捂了捂脑袋,轻微地晃了晃,嗯,好多了。

“……”

他感觉对方在思考。

“……喂。”

“啊。你醒了啊。”

“嗯。”

一片寂静。



7.

“这里,感觉,很糟。”

刚醒来不久的阿修罗很快地接受了现实,并且选择直面。

“所以说——想想怎么出去吧。这里不可能是‘这里’。我可不想被牛头人分尸。”

狂战士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向队友伸出了手。

“走了。”



8.

沙沙、沙沙。

嗒,嗒,嗒,嗒。

沙沙、沙沙。

嗒,嗒,嗒——

他们停下了脚步。

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布万加~~阿甘左~~你们在哪儿~~?”

“……谁?”

狂战士皱了皱眉,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随时准备迎战。

“慢着,你不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吗?”

阿修罗用手抵着下巴,想了想。

片刻,他拍了拍手,对狂战士说:“‘绿都’。”



10.

他们躲在草木之间偷偷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其实也只有狂战士一个人在看。

一个绿色头发的女人,周围还围绕着诡异的青色光芒。

“这是莫纳亨吗?”

“就声音而言是她,不会有错的。相信一个瞎子的耳朵,好吗?”

“……”

狂战士无语。



11.

狂战士决定豁出去了,反正呆在这个像格兰之森但不是格兰之森的地方让他觉得窒息。

他手握紧剑柄走了出去,对方听见他的脚步声吓了一跳。

“莫纳亨。”

“你,认识我?”

狂战士一脸惊讶——感情你是不记得我了?

麦瑟·莫纳亨也一脸惊讶——好熟悉的面孔?我居然有点讨厌这个人?



12.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详细情况让我们出去再详谈吧。”

于是麦瑟用异能将他们带了出去。

那个叫“噩梦”的地方。



13.

故事就到这里了……您还意犹未尽吗?

……呵,您的问题可真有趣。调酒并不需要看得见啊。

何况,您怎么就这么确定我看不见东西呢?



14.

位于赫顿玛尔废墟的月光酒馆,又进来了两位客人。

“像平时那样。”

“不行,两杯橙汁哦阿修罗。”

“你不是吧莫纳亨,来酒吧居然点橙汁!?其中一杯还是我的!?”

“一杯倒的闭嘴。等下咱们还得赶回去清楚噩梦呢。”

哎,酒吧已经够吵的了……我先去招呼他们了,慢慢享用,这是您点的特制的红酒。

就我一个瞎子招待客人可累人呢,老板娘又窝里头数钱了。



15.

下次我再给您讲讲“阿拉德”,的故事吧……

期待您再次光临月光酒馆,慢走——



END

标签:DNF
热度: 5 评论: 3
评论(3)
热度(5)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