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时间旅行15题——2.忽然想起相框里沾满灰尘的笑脸【END 1】

*类似社团作业之类的东西?

*DNF同人。CP男散打×女力法


叶拄着她的「恶魔突袭者」,慢慢地走进月光酒馆。

厚底的松糕鞋踩在木地板上发出沉重地「咚」「咚」响着,喝酒的人却压根没有注意到。

索西亚——酒馆的老板娘并不惊讶于她的到来,反而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给她倒了一杯高价的葡萄酒——当然也非常醇美。

「索西亚,我……」

女精灵微微笑了,长长的指甲敲击着木制吧台。

叶只好坐下,把酒杯朝外推了推,「我不喝酒。我要橙汁。」

「来一杯吧,小邪。听说过吗?『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什么乱七八糟的诗句。」

叶一脸不情愿地把战矛「哐」的一声砸在吧台上,引来少部分酒客的瞩目。

「看什么看,没见过魔界人吗?」

她头也不回,冷冷地说道。

那个人才不会因为一点声动就如此惊慌。

轻叹一口气,她认命般地抓起酒杯咕噜咕噜喝下了酒。

「我却!……咳咳咳,这……」

还很年轻的战斗法师没喝过阿拉德大陆的酒啊!味道怎么怪怪的?!索西亚你诳我呐?!

女精灵用手稍稍遮住涂满口红的嘴,呵呵地笑起来。

「呸呸呸、真恶心……」

叶的脸都垮下来了,她哪知道阿拉德的酒和魔界的酒差别这么大?

阿拉德的酒酒味比较浓厚;而叶生活的魔界的酒却是扑面而来的甜味。

这就是「酒」?为什么他会喜欢喝啊,这么难喝!

她刚想开口向索西亚抱怨,猛地一抬头却对上了酒柜里面放着的众多相框中的一个,被里面的相片吓得一愣一愣——


【END1:那个人的笑脸】


一男一女勾肩搭背,冲着镜头笑得好不欢乐;

一个黑色短发,一个红色双马尾;

一个手上戴着「和谐的毁灭者」,一个怀里搂着「恶魔突袭者」;

一个手臂上全是伤疤,一个脸上粘着少许黑黑的泥巴和灰尘;

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还活着……

 

叶仿佛回到了当初两人相遇那时。

他们是典型「不打不相识」的搭档。


…… 

「喂!就是你吧!偷了我的苹果!」

男人怒气冲冲地朝女孩吼道。

女孩一开始被他的霸气镇住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决定反驳回去。

「你胡说!」

她一边说一边把自己背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给人看,的确没有苹果。

男人依然穷追不舍:「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的同党把赃物转移走了!」

「偷一个苹果才不需要两个人好吗!?」

「哈哈!我好不套出话来?就是你偷的!『小时偷针大时偷金』!我要让你撒谎、偷窃的行为扼杀在摇篮里!」

说罢男人便一记「炽焰旋风腿」飞了过去,完全不考虑对方只是个小孩子——不过来自魔界的「小孩子」真的能叫做「小孩子」?

女孩也不甘示弱,在被打倒那刻一下「替身草人」闪到了男人背后,「煌龙偃月!」

 

……

 

最后真相大白:一只哥布林顺手牵羊拿走了男人掉在地上的苹果,那时女孩碰巧经过……

 

来往本应到此结束,分离时男人突然说:

「我觉得吧,你一个女生出来冒险也不容易,我正好又缺个人照应,怎么样,一起走吗?」

然后女孩就真的跟着这个男人走了、

然后他们经常卖对方、

然后他们认识了马琳▪基希卡,一同乘坐摩伽陀涉足天界、

然后他们结识了泽尔丁▪施耐德和梅尔文▪里克特、

然后还是他们碰上了卡勒特与天界军队一起迎战、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笑了,呵呵地笑了,笑完一头撞上吧台。

「该死的卡勒特嗝……我一定……一定……把你们赶尽杀绝……!嗝……」

忽然她把手递高胡乱挥舞,把索西亚给吓了一跳。

「老娘不除掉你们嗝、这帮小崽子,我就不是贝亚娜斗神!……嘻嘻……」

 

魔界女孩记忆中那个一口一口叫自己的昵称「阿邪」「阿邪」的人类男人,仿佛还在面前:是傻傻呼呼地眺望前方的样子,是自信满满地出拳出脚的样子,也是粘了一脸灰尘但还笑着的样子……

就像相框中的照片里面那样——

 

「呼噜……」

索西亚摇摇头,进里头取了一件外衣给叶披上,拍拍手示意客人们离开。

「老板娘要午休哈,打烊咯打烊咯~」


【END1:那个人的笑脸 FIN】


【END2:东北腔儿你在这里 TBC】

标签:DNF
热度: 2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