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AC]无题

*略 爱德华中心 , 着重写 康纳/爱德华 , 还有 跟黑胡子的友情向

*各种私设,看不懂读者老爷不能打我,因为我也不懂(((

*Keywords: 醉酒(还跑题了)


                                                                                             


爱德华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刺眼的午后阳光。

他花了5秒钟让自己回过神来,揉了揉鼻子,嗅到了隔壁屋飘来的红茶香。

自动脑补了Spitz的Robinson后,爱德华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太闲了,脑子才会出问题。

他掀开身上盖的毯子,看向玄关的小木板,上面钉着两张颜色不一样的便签。

「……」爱德华挠了挠头发,从沙发上坐起身来,长叹一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

刚说出口,心里立即酸溜溜的。

他走过去,撕下白色的一张,『公司聚餐。H』

「去他的。」爱德华面无表情地将便签纸揉成一团,丢在地上。

接着他再看淡蓝色的一张,『夜课。C』

得,丢下我一个孤寡老人独自面对6人的饭桌。

爱德华忧伤地又抓了抓头发,还在茶几上找到了正在充电的手机。

他用手机登陆微博,发出去一条『今晚没人管,浪到天亮。』,他肯定海尔森在上班不会看到。

发出后几秒,提示音跟炸了似的响个不停。

他心血来潮点开艾特看,高达70%都是女粉丝的留言,大致分成两种观点:一,约约约;二,赌船长会被『孙子』摁着操哭到天亮。

爱德华将手机调到静音模式,看了一眼阳台外晾着的帽衫,放弃了穿着它出门的念头。

最后他轻松地在康纳的衣柜里翻到同款的另一件,穿上后满心欢喜地出门去了。




爱德华悠闲地走在大街上,心里却毛毛的,好像背后有什么盯着自己一般。

他不得不转过头去看,身后两个女高中生鬼鬼祟祟地避开他的视线,窃窃私语。

他摸了摸脸颊,掏出手机对着照了照。

脸上没有粘着奇怪的东西呀……

他只会不再理会那些年轻女生的指指点点,按照平常的路线往黑胡子的酒吧走。




走到一半,他才发现奇怪的地方在哪里。

「啧,运气真背。」

爱德华摸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黑胡子的号码打出去。

「有事吗?肯威。」

「急事。」

「讲。」

「你酒吧的新地址。」

「你肯定在去之前那铺子的路上了哈哈哈哈哈哈。」

爱德华黑着脸听黑胡子又数落了他一番,才收到了新地址。

他一拳砸在路边的护栏上,愤愤道:「就升那么点租金,搬什么搬!」

护栏凹了一个坑。

与此同时,跟他擦肩而过的一个OL打了个冷颤,心想现在的帅哥原来都挺喜欢——走狂野路线的。




待爱德华找到黑胡子的酒吧,太阳依旧下山了。

酒吧里已经有不少人了,能想象到入夜后的狂欢景象。

「你还真慢啊。」

爱德华在吧台找到了黑胡子。

「是你这里太难找了。」爱德华翻了个白眼。

黑胡子指着爱德华,问道:「你今天为啥,穿这个样?」

爱德华借过酒保递过来的鸡尾酒喝了一口,「怎么?」

「这么,」黑胡子瞪大眼睛,手指不住地上下晃动,「骚包。」

「噗——」爱德华一口粉色的液体喷了出来,还有一点滴到帽衫上了。

黑胡子拿起桌面的手机划开屏保,摆到爱德华面前。

爱德华用手抹掉嘴角的酒,定眼看看,原来是他出门前发的那条微博。

其中评论点赞最多的一条是:『得寸进尺,等着。』

「妈的,谁能跟我解释一下!!」爱德华胡乱抽了几张纸巾擦拭外套,“我儿砸为什么会上班时间上微博!!」

黑胡子眯起眼,「不作死就不会死。」

然后他淡定地对着慌手慌脚的爱德华『咔擦』拍了一张照片,微博私信了海尔森。

「靠害!」爱德华给他竖了个中指。

「不解释一下为啥穿成这样?幸好我没有天真到去接你过来,回头率高的吓死人。」

爱德华愣了愣,半晌猛拍大腿,「怪不得走在街上老有小女生盯着我看,感情是我太帅了。」

黑胡子虚着眼招呼手下,「送客。」




「灰色背心我就不吐槽了,平时你就这么穿的。帽衫起码大了两个码,反缩水?」

「呸,这件是康纳的,我自己那件洗了。」

「……你们三爷孙一人一件!?」

「天真!我俩一向杯葛海尔森。」

「都老了,就不要穿这么张扬——」

「我,还,很,年,轻。」

两人相互冷嘲热讽交流感情,又像平常一样喝酒。

「朗姆?」黑胡子问。

爱德华挑眉,「来度数高的。越高越好。」

黑胡子自知劝不了他,挥挥手示意酒保上酒。




酒一杯杯下了肚,爱德华的嘴从来没停过——一直在抱怨。

抱怨儿子工作总是很忙、抱怨隔壁夫妇天天吵架直播没法进行下去、抱怨网络不好没法下DLC……

黑胡子放下酒杯,将爱德华从地上捞回来,安置在椅子上坐好,「你醉了。」

「我没醉。」爱德华就算喝醉脸也不会红,因此忽略掉他迷离的眼神,真能让人产生『他没醉』的错觉。




午夜12点。

男男女女在各色灯光的照耀下尽情摇摆,不知是为了忘掉,还是为了记住。

爱德华趴在吧台上,看着舞台上的DJ在打碟,目光呆滞。

黑胡子推了推他,「找个人来拖你走,我有个单子要谈。」

爱德华甩了甩头,从口袋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接通以后就一直傻笑。

笑了半分钟,爱德华挂掉了电话,收好手机又趴回去。

黑胡子心里一惊,这样子就能交流了!?




二十分钟后,一个皮肤黝黑、身穿骷髅头T恤的年轻人走上来,拍了拍爱德华的肩膀。

黑胡子以为是搭讪的,然后年轻人一开口,他就跪了。

「爷爷,醒一醒。」

苍天啊,大地啊,肯威你哪里捡来的煤炭一样的孙子啊,真的是亲的吗,黑胡子受到了会心一击。

爱德华伸手摸了摸年轻人的胸口,顿时醒过来。

「康妮!」

「我叫康纳。」

「啊,我想跳舞。」

说完爱德华推开康纳,拉下帽衫的拉链,外套像披肩一样搭着,露出大半个胳膊。

「ver.贵妃。」黑胡子抽了抽嘴角。

康纳后退了几步,刚站稳脚,爱德华就扑了过去,两个人就摔地板上了。

黑胡子捂着眼睛,「这是什么play。」




陶醉在舞蹈、美酒中的人们不会察觉到在角落发生的这一幕。

可谓『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的一幕。

爷爷跨坐在孙子身上,这时候问题来了:谁1,谁0?

「嗝,」爱德华打了个酒嗝,双手撑在康纳的头的两侧,「陪我跳舞。」

康纳冷静地回道:「我不会。」

爱德华俯身,凑上康纳的耳朵,一字一顿说:「我教你。」

印第安小伙子终究不是有耐心的人,他在爱德华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我们该回家了。回家再教。」




康纳就这么扛着爱德华回家去了。

目睹全程的黑胡子先生表示:这家人真乱。




第二天,爱德华从床上醒来,头痛得很,唯一记住的是:没能浪到天亮,悔恨。














其实是未完待续,但是作者太懒,不想写了(。_。


谁给我纠出错字,我就写下去(。_。

标签:刺客信条
热度: 10 评论: 13
评论(13)
热度(10)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