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AC]一次相亲引发的血案

*现代设定。又名《当爱德华醉了》《海盗初体验》


*OOC,不能接受请及时点击右上角的叉叉。


*BGM:张震岳-爱之初体验


*读者老爷看完以后不能打我(x


                                                                                                 




                                                                                             

一阵粗暴的砸门声,把翘着二郎腿看实况的Arno吓得从电脑椅上摔了下去。

“吓死宝宝了。”

目睹Arno摔下来的全过程的Ezio拍着大腿笑得痉挛。

“笑死你去吧。”Arno躺在地上黑着脸道。


Altair去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只憔悴的Edward。

Edward是比较喜欢喝酒,还没有一次醉得如此狼狈——连为了相亲特意买的那件米黄色帽衫都弄丢了。

“失败了?”Altair轻声问。

Edward低着头,不出声,默默站在门外。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Edward的身上。

想笑的Ezio在Altair一个眼刀之下,将笑憋回去了。

一片寂静。


在这片寂静之中,Edward慢慢地跺进屋子里,半晌开口了。


〖如果说你要离开我〗

Edward随手扔掉了左手上的那个空酒瓶,

〖带上点酒来告诉我〗

他晃了晃右手,酒瓶里的酒随之流淌。

〖不要让我们的最后〗

轻易地把手一翻,瓶口朝下,无色的液体带着一点点甜腻的香气,“哗啦”地流下来,

〖连片刻快乐都没有〗

Edward抬起头来,脸色潮红,嘴角却带着笑。


“Ed是不是疯了。”Ezio问。

“难讲。”Arno捧哏。

“先从地上起来再讲不好吗?”Desmond吐槽。

“谁都好,去把浴室里的Connor叫出来。”站得离Edward最近的Altair说。

Clay跑开了,过一会儿拉着(出浴的)(战神)Connor回来。

“……爷爷怎么了?”Connor一脸疑惑。

他刚把洗头水往头上抹,外面Clay大喊‘你爷爷疯了’,他思考了一下是不管头上的泡泡直接冲出去还是冲洗一下披上浴巾再出去,然后他选择了后者。

还平躺在地上的Arno看见Connor腰上围着一条浴巾,头上搭着毛巾走出来,心下一惊,顿时心跳加速小鹿乱撞,只能说出两个字:“卧槽。”


然而,众人的焦点——Edward先生他还在那里唱。

唱得感人肺腑,连Ezio都想跟着唱,立即就被Desmond阻止了。


〖如果说你真的要走〗

(Connor:他在e-mail里跟我说跟人家很谈得来。)

〖把我的寒鸦号还我〗

(Altair:但愿你没看错。)

〖海上生活你过不惯〗

(Ezio:这就是邵云说的那什么——欣喜若狂?)

〖连三瓶朗姆都不干〗

(Clay:so crazy.)


〖什么天长地久〗

〖我真是日了狗〗

(Desmond:这歌词怎么回事啊!!成功了不是应该开心点吗!!)

(Clay:说不定人家说的“喜欢”是比较委婉的表达方式?)


〖想借着酒来浇忧愁〗

〖发现我未满十八岁〗

(Ezio:Ed已经第几Round的18岁了?)

(Altair:闭嘴。)


〖是不是我的十八岁〗

〖注定要为爱情流泪〗

(Arno:唱得我好感动。)

(Connor:………………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唱着唱着,Edward站那儿睡过去了。


Clay和Desmond负责将Edward扛回房间里去;

Ezio跟Altair继续放着电视在播放家庭伦理剧,两人坐沙发上交流感情(卿卿我我、你侬我侬);

Connor回去接着洗澡;

Arno从头到尾都躺平在地上,用鹰眼看星星看月亮等Connor洗完出来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第二天早晨,Altair在门外收获了一件带血迹的米黄色帽衫。

兜帽里别着一张小纸条,写着“Haytham To Edward”和电话号码。

Altair打了过去,对面是一个男人接的。

“Edward吗?”对方问。

Altair在想要不要应下来试探试探昨天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醒过来的Ezio从背后抱住了他,蹭了几下,从嘴里冒出几声喃喃,像梦呓一样。

对方的语气突然温柔下来,说:“早上好。昨天的事情你不用太在意,我很好,只是缝了8针……我觉得我们还是很投缘的,你再考虑考虑交往的事——”

吓得Altair赶紧挂了电话。

“你怎么了?”Ezio问。

Altair摇摇头。

Ezio耸了耸肩,去做早餐了。


Altair看着手上的帽衫,“所以其实是Ed喝醉了,将酒瓶往人家头上砸而已吗?”

厨房里的Ezio琢磨了一下这句话,然后惊惶地从厨房探出头来,“‘而已’?!”


Altair打开Edward房间的门,从门缝看进去,Edward很普通地睡在上面。

他已经想象出来,待会儿Edward醒过来,头痛之余,想起昨天晚上砸破了相亲对象的头更加头痛的样子。

也挺好玩的。

Altair轻轻关上了门。


Altair趁着Ezio还在做早餐,挑选了一本有趣的书,打算在清晨短暂的宁静之中,坐在阳台把它读完——因为过一阵子,屋子就不复宁静了。


他挑的那本书,名叫《一次相亲引发的血案》。













现在请倒回去开头再看一遍(x



标签:刺客信条
热度: 30 评论: 9
评论(9)
热度(30)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