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AC]为什么他们都会就我不会

*有EA,OOC,有私设

*现代设定

*其实只是自己这几天的抱怨


                                                                                     

邵云面对着眼前的教材,一直在抓头发、抓头发、抓头发……

她真的很烦恼。

然而,最最让她感到烦恼的是,她的老师一点也不体谅她!



「有多难啊,不就是一个R吗,一个R你都发不出来?其他都没问题,就是R,」Ezio拍了拍脸颊,「你舌头没问题吧?」两个小时的课已经过去大半了,Ezio已经有点累了,邵云还是发不出来,意大利语的R。

就是R!!

都怪R!!

邵云快哭出来了。

不就是R吗?

不就是一个R吗?!

我发!我发!我发给你听!你听着!

「ri~」

很光荣地——失败了……

「你看看,又来了。」Ezio笑起来,笑到抽搐。

邵云的脸完全黑了。



Altair刚打开门,邵云转过头来,泪眼婆娑;Ezio在一旁笑得停不下来。

Altair愣了两秒,退后几步,定了定神,才走进屋里。

「师母!呜呜呜——」邵云哭着朝Altair扑过去。

好一个『师母』!Altair觉得自己今天所有的疲劳,在踏进家门以后彻底消除了,然后现在又粘回到身上了。

「怎么了?」Altair已经对邵云给自己安的这个称号见怪不怪了,他面无表情地应对。

邵云在Altair的衬衫上蹭了几下蹭干了眼泪,仰起头来,说:「师母你给发个大舌音来听听。我不服气。」

Altair皱起眉头,「大舌音是什么。」

Ezio干咳了几声终于停下了狂笑,「就是那个,erre~的那个rr~」

Altair想了想,清了清嗓子,「rāʾ ~」

邵云整个人都不好了。



Ezio拉着邵云的衣领将她从Altair身上扯走,拍了拍她的头,「午饭有你的那份,好好练。」然后Ezio从Altair手中接过各种食材拿进厨房里。

Altair微微一笑以示鼓励,也跟着进厨房了。

邵云服气地坐回到椅子上,对着教材棒读。



邵云同学,在第N次吹气练习失败后,决定采纳网上流传甚广的『含一口水』的练习方法。

当她拿着水杯走到厨房门口时,她看见,她的老师,从背后拥抱着,她的师母。

不,这怎么能叫拥抱,这明明是骚扰!

赤果果的骚扰,骚扰师母做饭,对!骚扰!

邵云瞪大她那双视力5.2的眼睛,仔细看,聚精会神地看,看到了!师母!泛红的耳根!

邵云觉得自己现在的手劲可以捏碎手中的马克杯!但是捏碎了会被发现……

回去接着使劲地吹吧,邵云。



邵云一直在吹气,很用力地吹气,舌尖抵在上牙龈后面……然而还是发不出来,那种魔性的,『rr~』。



午饭时间。

邵云很失落地戳着意大利面,一下,一下,一下地,戳,戳,戳。

戳死你个小妖精!!邵云内心的泪水就像三峡大坝溃了堤一样奔涌。

瓷盘跟钢叉碰撞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响声,然而Ezio和Altair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噪声上。

Ezio操着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跟Altair咬耳朵;Altair是个典型食不言的人,听完以后抬起头看了几眼邵云,忍俊不禁地又低下头去吃。

我!当!初!怎!么!就!找!了!个!这!样!的!老!师!

他!肯!定!将!我!刚!才!的!糗!事!爆!出!来!了!

邵云越戳越来劲,好像戳的那是她老师。

「邵云。」Altair说。

「师母我错了。」邵云瞬间蔫了。



两个星期后,邵云成功把大舌音练会了,她老师跟师母的同人本也画好了,心里很开心。

Ezio在电话里听邵云说练会了大舌音,也很开心,「那这个星期上课先来30秒。」

挂了电话以后邵云哭晕在被窝里。

















(。_。

标签:刺客信条
热度: 24 评论: 20
评论(20)
热度(24)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