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AC]又一个温馨的坑

*大家还记得那个温馨的坑吗[笑cry]

*有点AU,有点现代设定,我也不懂了

*爷孙亲情向,康纳的设定依然是幼年_(:з」∠)_

*逻辑死光光,OOC是我的锅,我背

                                                                                                             

                                                                                                             

 

 

 

康纳抱着熊先生——他的布偶熊——坐在属于船长的座位上,低着头。

“nonno……?”康纳把熊先生抱得更紧。

他百聊无赖地晃着双脚,小孩的腿还太短,够不到地板。

 

 

 

过了一会儿,阿德瓦莱进来拿东西,见康纳孤单地坐着,提议带他到甲板上吹风。

“爷爷说过不能调皮……”康纳承认他有那么一丝心动了,不过他答应过爱德华:哪儿也不乱去。

阿德瓦莱揉了揉康纳的头发,“乖孩子。不如我们去找他吧。”

康纳犹豫了一下,最后答应了。

 

 

 

爱德华正在客舱跟两个穿着华丽的男子争吵,后面还跟了一个不像船员的高大男子。

康纳茫然地看了看寒鸦号的军需官。

阿德瓦莱解释:“打扮得跟圣诞树一样的俩人是这次的合作伙伴,后面的是保镖——并没有什么用。”

听到“圣诞树”的比喻时,康纳笑了。

 

 

 

两人在远一点的地方静静观看。

在爱德华被两位合作“伙伴”逼疯之前,阿德瓦莱及时地走上来救场,“肯威,你的孙子。”

康纳这时才发现,“两棵圣诞树”长着一模一样的脸。

他们摸着小胡子,挑起眉毛饶有趣味地看着小孩。

“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再争下去,”爱德华抓了把头发,“按照先前说好的你四我六。有意见就不要下我的船。”

他特别加重了最后一句的语气。

 

 

 

康纳打了个冷颤。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这么“凶狠”的爱德华。

爱德华在对他的教育方面是比较严格,但不等同于虐待他,很多时候还是比较开心的……

那两兄弟受到威胁后,掏出精致的手帕擦拭着脸上的冷汗,离开的时候还硬撑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实在搞笑。

 

 

 

阿德瓦莱拖着康纳的小手,感受到了孩子的恐惧。

“要是放着你们接着吵会怎么样?”他问。

爱德华转了转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他们会被丢下海去喂鲨鱼。”

康纳颤得更厉害了。

阿德瓦莱松开手,在背后推了一把康纳,“你把你孙子吓得够呛。”

爱德华手快接住了快要跟甲板亲吻的康纳,“那俩奇葩要当我孙子我还不要。”

阿德瓦莱叹了口气,深知自己理解不了他的船长异于常人的脑回路,回去工作了。

 

 

 

爷孙俩来到甲板上。

爱德华抱起康纳,将康纳放在肩膀上。

“骑高高!”康纳兴奋地叫道。

孩子的视野一下子拓宽了,甚至还能看到海面消失在远方、跟天空交汇的那条泛白的直线。

康纳看得太high,熊先生就在这时不幸地从他的手中掉了下去。

“啊!”

康纳想捡回来,但是下去也不是,不下去也不是。

“看着吧。”爱德华得意地笑着,脚轻轻踢上熊先生的“身体”,像是将它看做足球一样踢起来,另一只手快速接住布偶。

“爷爷好厉害。”康纳从爱德华手里接过熊先生,用脸蹭了两下。

爱德华抓着康纳的小腿,走到船头看风景。

 

 

 

船顺风行驶。

依稀可见慢慢接近的陆地,爱德华微微写抬头对康纳说:“傍晚应该能靠岸了,回去熊先生得洗一下才能拿上床啊。”

“嗯。”康纳应下来。

半晌,康纳又幽幽地问:“爷爷……”

爱德华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你不会把我丢到海里喂鲨鱼吧……?”

爱德华愣住了,“哈……?”

“我不想被鲨鱼吃之前就淹死。”康纳的声音听起来很担忧。

“……”机智如爱德华也是一时半刻想不出应对的话。

 

 

 

想来想去,爱德华决定这样回答:“下次我教你捕鲨。”

康纳先是一脸激动,然后又忧心忡忡。

两种极端的想法占据了他小小的心灵。

捕鲨鱼好酷,但是会不会被反捕啊?

 

 

 

他的思想一直在斗争,斗争,然后在斗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时,睡着了。

睡梦中,有爱德华的歌声,轻声哼唱着船歌。

 

 


 

————————————

 

挖第一个坑的初衷是给战神一个幸福的童年_(:_」∠)_

 

SO暂时没有长大这个选项支

 

真的,不要打我

标签:刺客信条
热度: 23 评论: 12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