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リセットボタン

*雷艾。

*雷文视觉。

*OOC。

*被玩烂的梗。

*经历了RF→VC→BM→RF 与 LK→IS→RS→LK的历程。

*猎奇有。

*艾索德麻吉天使。

*连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像小圆脸的剧情。

*没检查错字,发现了求反馈。



这是相当糟糕的情况。

魔族的围攻,靠不住的支援,体力的极限。

“你还好吗?艾索德。”

在混乱中我找到了倒在地上的他。

“啊……还行。”

他用手支撑起身体,擦拭着嘴角的血,然后重新站起来,握紧手中的巨剑。

“准备反击了。”

我们都摆好了战斗架势。

无言的默契——将背后交给对方。

“嗯。末日誓——”

技能还忙施展,艾索德又一次倒下去了。

“喂!”

我丢下手里的剑,接住了他。

“没事……”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面部表情逐渐扭曲。

是血。

鲜红的血。

我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艾索德身上竟出现了这么多的伤痕。

他一直在承受着,不管是伤口的疼痛,还是肩上的重任。

“等等,现在给你止血!”

“不……雷文哥你先听我说……”

想不到,我也有这样的一天。

一路上跟大家一起,披荆斩棘,并肩作战。

却,迎来了抱着他的身体,衣服、手上沾着他的血,无奈地看他皱着眉头强笑的时刻。

“我……大概……不行了……”

艾索德叹了口气,凝视着我的眼睛,好像已经安下心的样子,露出了微笑。

“别这幅表情啊……了结我吧。”

听到从艾索德嘴里说出来的最后四个字,我有点不知所措。

“至少……让你记住我的体温……拜托……”

可是他的神情无比严肃,他是说真的。

可能他已经感觉到,我抱着他的手在颤抖,发自内心的颤抖。

我伸出纳斯德手臂,架在艾索德的脖子上。

“还有……最后也……”

“什么?”

请不要放弃治疗少年白

我咬紧牙关,心一横,使出全身仅剩的力,掐了他的脖子。

他一声也没有喊出来,到最后也,保持着让我倾心的微笑。

他的身体,不,已经是尸体了。

是我让它变成尸体的。

几秒前,还好好地活着的。

几天前,还好好地说笑着的。

几周前,还好好地在批改公文。

几个月前,还好好地在做转职的特训。

好好地对我伸出过了手……

没有意义了。

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就连活在这个世界上。

曾经的约定,已化作无形的泡泡,破掉了。

大家的哭号、责骂已经传不到我的耳朵里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的人生还有遗憾。」

「悲哀。」

「内心的创伤很严重呢。」

「我等为你所用。」

「需要?」

「不需要?」

→ 需要

「诶~想要我们帮你一把啊?」

「去吧,人类。」

「寻找让你无怨无悔的结局。」



回过神来已经被打趴在地。

视线有点模糊,但仍听到那些人的谈话声。

“累死了!还挺强的……连本天才魔法少女也费了不少劲啊。这就是所谓的暗黑克劳尔佣兵团团长?”

“好像是……”

“我叫艾索德!要不要加入我们?”

是……向我伸手?

“喂!不要随便把敌人拉进队伍里来啦!”

“不过他已经无处可归了吧。”

“嗯,多个人也不坏嘛,好好相处吧。”

“真是的……真受不了。连蕾娜姐也这么说就没办法了。”

我听到的,就到这里。



“痛……”

我按着剧痛了一阵子的脑袋翻身起来。

是那些人把我搬过来的?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

是村子里的民居吗?

房间布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哎呀,你醒了啊。”

眼前的紫发女孩有点吃惊地说。

“……”

但是我想不到该说什么好。

对方也没有继续理睬我,而是走出房间呼唤同伴。

“蕾娜姐!蕾娜姐!那个人醒了!”

“真的?!我去看看!”

但回复的是很有活力的男声。

“真受不了……为什么要我去守着那家伙啊!”

然后那个被称为“蕾娜姐”的女人也回应:

“辛苦了,爱莎。那,我去熬粥。爱莎也跟去看看吧。”

不过一会儿那个紫发女孩跟一个红毛少年一起,从门外探出头来饶有趣味的盯着我看。

“……请问。”

“嗯嗯!什么都可以问!”

红毛的少年很激动地冲进房间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地板上。

“……这是哪里。”

红毛少年好像对我的问题有点惊讶。

“哪里……村长家啊。把你背回来的时候真不容易,差点不让进门了。不过说明白的话还是会理解我们的!啊,我叫艾索德!你呢?”

艾……索……德……

艾索德……?

……

艾索德?!

对了!

我来到艾索德还活着的世界线了!

再看看他的衣服,右手臂完全暴露在灯光下。

哪里不对。

算了。

“雷文。”

“那就叫雷文哥吧!于是雷文哥要加入我们吗?”

“啊啊。”

这次,一定要,

让他活下去。

“太好了!”

“哎……傻艾索德还真把敌人招进来了。”

“你有什么不满吗!啊,那个是爱莎,有点拽。”

“你说什么?!”

那两个人就在房间里打起来了。

这时进来了一个绿眸的精灵,在床头的小桌子上放下一碗粥,赏了他们两个一人一拳。

“够了,不要闹了。你们两个。”

“好痛!”

“蕾娜姐下手请轻点……”

然后她对我会心一笑。

“我想你饿了,所以熬了粥,请趁热吃。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蕾娜。”

“……雷文。”

“今后也请多指教。”



“不要走……”

艾索德拽着我的衣角低声央求道。

我选择了重新踏上佣兵的道路,就不得不离开他们。

听到他的抽噎,我稍微有点动摇。

多想让你知道,我是为了你而跑到这个世界线来。

“一定要走的话……答应我……等你变得更强的时候……来见我……”

“我答应你。”

我还以为这是最佳做法。

原来我错了。



为什么……

“艾索德!你醒醒啊!蕾娜姐!伊芙!澄君!不要丢下我一个啊……”

会这样……

自从离开那天开始就没见过他们了。

一听说他们跟魔族开战就马上赶过去,看到的却是——

熊熊大火跟遍地尸体,以及唯一的生还者。

难道……

“!!”

她——爱莎发觉我了。

看惯了这种场面就不会再吃惊了,但是……还是很伤感。

“你……这个叛徒!如果你也在的话大家也许就不会死了!呜……”

爱莎伏在艾索德的尸体上痛哭。

一字排开的4具尸体,全被很小心地盖上了从衣服上撕下来的布块,双手平放交叉在腹部。

怪不得她的衣服此般破烂。

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吧,触摸他的红发。

我脱下外套,盖在爱莎的身上。



对不起,我又让你受苦了……



「你是笨蛋吗?怎么又是这样子啊。」

「悲哀。」

「但这份感情绝非假意。」

「可惜……」

「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是不是想要他活下来啊。」

「是?」

「不是?」

→ 是

「如你所愿。」

「加油哦。」

「少年是否能推翻死亡结局,」

「取决于你。」

「去吧——」



扎醒。

我又……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次是狂锋吗。”

“呼……呼……”

房间里只有剩下稳的呼吸声。

下意识用余光瞟了一眼身旁的人。

睡相很差的艾索德。

头发还乱得不像样。

为什么这次来到这个时间点了?

我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给他盖好被子。

有多久没见过睡得这么香的他来着。

感觉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走到窗边,看着室外到处都是水。

这里是……哈梅尔郊区?

我穿上外套走出房间,看见在做早晨的蕾娜。

“早啊。去散步?”

“啊啊。”



治愈之泉。

光听名字就感受到治愈。

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那些不愿回想的过去。

死在自己手上的他。

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失去的他。

我跪在地上仰望蓝蓝的天空。

欲哭无泪。



“……雷文哥?”

远处看到了艾索德的身影正朝我走来。

这时,符文杀手、无尽之刃与骑士领主的模样重叠在一起。

不要过来啊……

我,保护不了你……

我站了起来,向后退了两步。

红毛少年没理解我的想法,继续走过来。

“不要过来。”

“诶?”

他在离我不够5米的地方停下脚步。

“雷文哥你说什么……?”

“我叫你不要过来。”

转身背对他。

因为已经没脸去见他了。

“为什么?……”

从语气听得出,我的话伤了他的心。

“抱歉。”

当我正准备迈出脚步时,艾索德从后面扑了上来,抱住我的腰。

“?!”

啊啊,是他。

每次我擅自挖出我们之间的鸿沟,他都会这样子,把我扯回来。

就这样子,彼此什么也不说,让身体代替我们去交流。

呼吸,心跳。

着急着去确认对方是否还活着。

“我知道的。雷文哥为我做的事情。”

“我何时为你做过什么了。”

“跨越了三条世界线,辛苦了。”

“!”

为什么他会知道!

“虽然没有实体的眼泪,但是你的心,在哭。”

艾索德的双手,顺着从腹部向上,贴近我的胸膛。

“这种时候,哭就好了……”

双手把我抱得更紧了。

感觉,这次,能哭出来了。

我闭上眼睛深呼吸,泪珠就很乖的一颗一颗无声地滚落。

“我们回去吧。”

“嗯。”



“那边那个少年白的大哥哥!”

“不是少年白……”

“一个人?”

“嗯。”

“看起来挺强的。组我行么?”

“好啊。”

“还没知道你名字啊。我,艾索德。”

“雷文。”

雷文哥你那真的不是少年白?


——END——

标签:雷艾
热度: 8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