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恋心

接上次的《耳环》(扶额

期中考期间开了这么大的脑洞真烦恼……

这文难道能写系列?(你会坑的(说的也是Orz

没空检查错字惹!将就吧!



澄艾(TTIS)

这次是澄子的回忆杀视觉。

清水(真·清水(好像说得那两个人的关系很不纯一样你简直|||




蝉在叫。

“好热……”

我正大字型地躺在走廊的木地板上。

蝉还在叫。

是雄蝉吧……

侧躺着歪过头去看院子里的大树,但是好像看不到有蝉的身影。

这是老师说过的保护色的缘故吗?

算了,但愿他努力地鸣叫能吸引来雌蝉。

这时听到了妈妈的呼唤。

“澄,在吗?”

“嗯。怎么了?”

“朋友来找你了哦。”

“朋……友?”

我怔了怔。

“头发是红色的。……澄?”

哈,果然是他。

也许是期待,也许是兴奋,我从地板上跳起来,跑了出去。

“谢谢妈妈!”



“早~”

有点懒散的问候。

长长的红发一如既往扎着马尾,手里抓着什么的艾索德。

“今天来是有事情拜托~”

“什么?”

艾索德摊开了手,手心里躺在一颗黑色的小豆。

“这啥……”

“种子。姐姐给我的。澄家的院子挺大的,想种在这里!”

他看起来相当激动,满嘴跑火车的状态中。

“可以吧,反正院子里也没什么特别的。”

“哇啊~谢谢!”



得到妈妈的允许以后和艾索德两个人在院子里挖了个坑,将种子扔进去,填上土,收工。

“树要浇水的吗?”

艾索德这么问道。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真的不太清楚,所以随便回答了。

“那是树的种子吗?”

“不知道……”

“树的话就不用吧……牧场物语里也不需要……”

“游戏和现实不一样啦。”

被我忽悠的他看起来有点气馁,垂下头去。

“管他呢,总有一天会长出来的。”

“说的也是!”

又重新笑起来了,真是小孩子。

只是心里想。

要是说出来了,艾索德他绝对会反驳“澄也是小孩子吧!”之类的。



这是至今7年,10岁那年的事情。

那个种子,还没长出来。

别说树苗,连活着的气息也感觉不到。

不,埋在哪里也不记得了。

艾索德那个家伙当然是忘得一干二净的。

不愧是少根筋的。



“回答我啊。艾索德。”

——你,是不是把种子种错在我的心里了?


——END——

标签:澄艾
热度: 2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