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QUALITY

*澄艾(TTIS)。OOC。

*大概现paro吧。


爱上了TTIS惹(哭

P.S. 求帮忙检查错字

P.S.的P.S. 明天期中考,等死





日出。

每天都有的自然现象。

但是却很久没有正视过。

鉴于自家弟弟看电视里放映的录像看得出奇入迷,艾利西斯决定让他去看一次。

前提是——

“如果澄肯跟你一起去的话。”



一开始,艾索德决定这个条件很简单就能达成,事实却往往不如人意。

“日出?”

青眸里映出的,从来只有他的模样。

澄听了以后皱了皱眉。

“不去。”

“诶?为啥!”

“你这是叫我放弃一生中宝贵的睡眠时间来陪你闹,我的头脑判断这不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对方的态度明摆着就是一个字,懒。

但是想去。

“但是你不去的话我也去不了啊……”

他感觉自己简直快要哭了。

黄发少年惊愕的面孔被少量泪水模糊。

“唉……”

长叹一声后,澄的右手伸过去在艾索德的手上来回摸着,而左手却托着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教室窗外的植物。

“去就是了吧……”

“太好了!”

得到同意以后,艾索德就将“看日出”塞进了澄那早已排满的周六日程里。

“不,我的补习班……”

话音刚落,“哐”的一声,人类小孩的头部与书桌相碰的声音吓坏了班里的其他同学。



“……上次撞到的还疼吗?”

“不疼了。”

“石头脑袋吗你那是。”

“信不信我折中回家……”

不出澄的意料,艾索德听到这句话时,双手除食指其他手指微蜷,食指交叉贴在嘴唇上,头以很小的偏斜死活摆着,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是惊喜、忧虑和一点点的期待。

每天都点缀着他们的生活的小吵小闹,今天也在继续。

艾索德负责作死。

澄负责抓住前者的把柄进行要挟。

——这样子的生活能永无止境地持续下去该多好。

黄毛是这么想的。

但是红毛希望,能变得更好。

现在,时间是,凌晨4:00。



花了半个小时,顺利登上了附近的山丘。

“姐姐说这里的话能看得很清楚!”

到了山顶后,艾索德亢奋地跑到边缘的护栏俯视着整个城市。

“……好漂亮!”

虽然澄也是第一次(和恋人)看日出,但是他觉得某只红毛比日出更好看,笑的时候也是,哭的时候也是,甚至悲伤的时候也是。



这座山丘一直都是附近看日出的好地方。

具体名字大家都不清楚,知道的只有:从这里看的话,会特别漂亮。

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山顶上的一块光滑的大石头,非常的大,看日出的人们都会坐在那里等待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徐徐升起。

放着艾索德一个人疯狂,澄自顾自地坐在石头上。

过了一会儿,被放置了的艾索德总算察觉自己兴奋过头了。

“原来在这里!……困吗?”

“不。”

活泼地一屁股坐到澄的背后,双手撑在屁股两边,尽情地挨着对方的背。

两人开始了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

谈谈测验,谈谈老师,谈谈班上的同学们;

艾利西斯最近有了喜欢的乐队,老是跟弟弟抢电视看,在家里也把歌曲播得很大声;

澄的妈妈爱上了做甜品,隔三岔五让自己的儿子用生命去试吃;

诸如此类不痛不痒的家常。



“呐,澄。”

“什么。”

一个少年挨着另一个少年的后背;一个少年让另一个少年挨着自己的后背。

现在他们就是这样一种姿态。

“我,在你心里有多重来着?”

这确实是让澄对艾索德刮目相看。

因为他一直认为他是一辈子都缺一根筋、不会理解自己的情感的笨蛋。

“嗯……21克左右吧。”

艾索德快气得跳起来。

“那算什么?!才21克?!”

“21克就够了。不能更重啦蠢人。”

……

……

……

之后艾索德说的话,澄听得不怎么清楚了。

他在想,自己所作的选择。

他选择了用灵魂记住他的名字、他的体温、他的面容,以及,自己对他的感情。

就算不能完全将自己的感情传递出去,最起码,他的灵魂会替他铭记。

生在这个世上,与你相遇,爱上你,还有比这更加幸运的事情吗。



突然艾索德扯动了澄的衣袖。

“快看!”

澄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去。

霞气开始弥漫在天空中。

还较微弱的火红色的光照亮了漆黑的夜晚,带来了少许温暖。

“因为看到很壮观的景象而惊讶得说不出话”——现在的红毛就是例子。

澄才发现,在自己发呆的时候,艾索德从背后抱住了自己,双手正搭在他的肩上,直接两膝跪在石头上。

他下意识地握住那双冰冷的手,热传递正在发生。



“我,能和澄一起来,真是太好了。”

“诶?”

抬起头,目光和近距离俯视着自己的艾索德完美地对上。

“一个人来的话会很寂寞的。”

“就只是这个原因吗?”——没等澄问出口,他想要的答案就自动从喜欢的人的嘴里飞出。

“小时候和姐姐来过一次。那时以来就很喜欢日出。所以想让——最喜欢的澄见见——我喜欢的日出。”


——END——

标签:澄艾
热度: 1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