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替身(03)

真的好想像Kat那样无重力(ry


*TTIS。OOC(一如既往很严重)。


以上接受请继续。



连续跟公文打了两个小时的交道,IS发现其中夹着一个黑色的信封。

……恐吓信?

他检查了一下信封面,什么也没有写。

原来LK也会收到恐吓信这种玩意啊——

一开始IS是这么想的,直到他拆开那信封。

见上面写着:

                      我喜欢您。

                      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好好谈谈吗?

短短的两行字。

“切……不是恐吓信吗……”

当他顺着看下去,看到署名时差点吓尿。

很标准的花体字,写着Elemental Master。

后悔莫及。

IS黑着脸将信塞回信封中,打开抽屉扔到里面去。

此时此刻他多么想到沙滩去,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吼一句:“死人LK给我以滚动的姿态滚回来啊!!!!!!!!!”



“DW,领主大人叫你去一趟他办公室。”

此时DW正和EM在研究魔法。

听到“领主大人”,EM手上的书就掉到地上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迅速在DW的心中扩散。

“嗯,我知道了。现在就去。”

“我……我也——”

EM想提出一同前往的要求,就被打断了。

“他就叫DW一个人去……”

“……是这样子啊。”

她表现出很明显的失落。

对EM的想法一清二楚的DW却无法告诉她:那个不是LK啊!!

“……去去就回。”



敲了敲门,见没反应,DW就自己开了门进去了。

跟两个多小时前见到的IS一样,坐在椅子上。

现在的他手扶着额头,看起来十分疲劳。

IS已经料到进来的是DW。所以招呼也没打就开口说了。

“呐,DW……”

他的声音完全是有气无力,DW只是静静地听着,不知道怎么回应。

挪开了手,IS半睁着的眼睛直视着DW。

“……你认为我假扮LK的事还会被你之外的人知道吗?”

“不会吧……”

IS打开抽屉将信扔给DW。

一拆开,“这不是情书吗?!”的吼声冲击着他的耳朵。

“哼……”

“你想干嘛啊……别告诉我——”

没等DW说完,IS就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

“我大概知道该怎么整蛊——啊不,该怎么做了。”

说罢便丢下DW一个人,走出了办公室。

她掂了掂手上的信。

好像已经看到了LK的结局了……



DW走了以后,EM就一直在原地抱着魔法书踱来踱去。

因此IS很容易就发现目标了。

锁定——

“EM。”

“呜啊!……L、LLLLLLL……”

“呜……”

IS差点被EM满脸通红加口吃逗笑了。

他靠咬着自己的嘴唇来强迫自己不要“噗”地笑出来。

清了清嗓子,他继续说。

“信,我读了。”

看来EM等了这句话很久了,脸上瞬间绽开笑容。

“那、那,您、您意下如……”

“嗯……”

接下来,我该怎么回答来给LK制造尽可能多的麻烦呢……

爆他跟RS有一腿比较好?还是臆造他跟其他人有一腿比较好……?

IS心里这么想着。

这时EM突然说。

“我知道了!太害羞所以说不出来对吧?其实我也一样……所以选了写信的方式……突然收到也会吓倒你吧……对不起啊。”

这展开不对啊!

IS恨不得现在就告诉她LK喜欢的是蛮腰——

算了,将错就错吧。

“嗯……”

故意表现出有一丁点羞涩,EM就开始阐述自己的暗恋史了。

顿时IS感觉自己的技能树点错了。

他应该是不会点“third wheel”才对的。

不过他很快就以“还有公文没批完”逃掉了。



在回去的路上他在长廊碰见了DW。

“……怎么样?我EM姐好玩吗?”

“一般……我还是觉得给LK添麻烦好玩一点。”

但是DW看起来有点生气。

“那你可以选择其他方式啊!为什么非要……”

IS没多说什么,冷静地从DW身边走过。

擦肩时,他小声地说了。

“万一,只是万一,TT不能活着回来,我就将他打到无间地狱去。”

DW还是不愿放弃劝说,喊住了准备离开的IS。

“为什么你要……”

IS停下脚步,右手握拳砸到墙壁上,打中的位置出现了轻微的裂痕。

“因为TT的任务,是他走的前一天定下来的——”

她感觉自己戳中了别人心中的痛处来说了,一时无言以对。

放下了拳头,IS轻声笑了笑。

“开玩笑啦,TT会回来的。……刚刚的话,你就当是发泄用的就好了。”



目送IS远去,DW突然也很想像EM那样子,给他写信——


——TBC——


后面比较深沉是因为我的心情也很深沉……

想告白但是怕“又”被拒绝……

撞墙算了(((

标签:澄艾
热度: 1
评论
热度(1)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