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キー

設定有點亂……

時間段大概是19世紀到20世紀左右?地點……當是歐洲吧(你


其實IS是TT家的奴隸喲~設定是沒有雙耳和舌頭(剩下舌根)的~

頭上的布是施了魔法的所以裹了以後就可以聽到東西了。

說話不能,基本用魔法做出文字供別人看。

(果然很亂|||)

(不過這只是隨筆啦……還沒打算細寫。雖然這兩天都在想這個Orz)


*TTIS。OOC。

*大概架空,請注意。

*頭略疼,不排除有錯字,歡迎指出。


                                                                                    

少年看著被打趴在地的數名保鏢,生得蠻俊的臉因為厭惡而扭曲起來。

“嘖……廢物。”

“非常抱歉……澄大人……咳!”

尚有意識的保鏢蜷縮著身體,強忍著痛在一個勁地道歉。

光說話就不斷吐血。

被稱為“澄”的正是這名金色頭髮的少年。

雖然後面的頭髮紮了起來,但是從男性或女性的判斷角度來說,還是很長。

此時他的脖子上架著一把短刀。



澄出生在王國有名的貴族——塞克家族中。

從小就很懂事,各種方面都堪稱完美,做什麽都很快上手。

唯一的缺點,就是三分鐘熱度,上手以後就開始厭倦。

所以他父親從第一次讓他自己放手去做生意以來,很驚訝他沒有半途而廢。

由於他本人相當懶,每次到海外進行貿易的船隊規模都不一般的大。

然後一回到家就蹲個一頭半個月才肯出家門一次。

因此也不是第一次像這樣被挾持。

況且大部份貨物是——槍械。

聰明的澄也不難想像到,自己是眾多沒經費購買武器的偽恐怖分子的目標。



正當用短刀抵著澄的脖子的男子想開口談條件,正前方飛過來一把散發著熱量的劍。

是魔法。

用魔法構成的劍刺穿了男子的頭部。

準確來說,是正中臉部,面目全非,鮮紅的血像爆炸一樣向四周濺出。

因為魔劍的力,男子的屍體被釘在牆上了,因此沒有濺到澄的身上。

澄的腦袋馬上運作起來,是誰下手這麼準,何況劍看起來有點面善。

突然在他面前出現了一行橘紅色的字,也是用魔法做出來的。

「帶著那種沒用的保鏢來拍賣行可是很危險的喲?」

文字轉瞬即逝,澄本能反應地看向了入口的方向。

一個黑影正在接近。

即使被罵是廢物,保鏢們還是很盡忠職守地向他提出忠告。

“請、請澄大人務必……咳……務必當心……”

這次的文字出現在保鏢們的面前。

「別把我跟你們相提並論。今天開始,保護澄的工作,重新由我來干好了。」

黑影逐漸變得清晰可見。

是一名留著紅色中髪的男孩,左手反手握著巨劍。

身高、年齡都與澄相近。

比較顯眼的是頭上包裹著藍色的布,上面印著塞克家族的紋章;以及左臉上的半邊面具,很像印度神話中說的——夜叉。

他有點無法相信,無法相信眼前的少年是那個人。

澄的聲音略帶顫抖,說出了那個多年不曾呼喚過的昵稱。

“艾……是艾嗎?”

聽到以後,紅髮少年笑了笑,伸出右手。

「來接你咯,澄。回家吧。」



「我還是你最棒的奴隸吧?吶!」



标签:澄艾
热度: 2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