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God Knows

送给伤害我的小伙伴们σ`∀´)σ

想来也很久没写过RSLK[蜡烛]

P.S.快冬天了小伙伴们注意别凉着啊!



*RSLKRS。OOC。

*世界好弟弟——IS君。

*BE还是HE自行判断吧。

                                                                                                           

                                                                                                               

春天。

花开的季节。

整个王国都淹没在艳丽的色彩中。

又有多少人知道,五彩缤纷的鲜花中,掺和了罂粟的诱惑。



LK坐在樱树下,闭上双眼,倾听风的声音。

右手边静静地躺着他的爱剑。

轻快地脚步声渐渐接近。

他唤了一声。

“RS。”

然而他的听觉被一股富有磁性的声音引起了感觉。

“暴露了吗?找遍王宫都不见你就猜你在这里了。诶咻——”

声音的主人坐在了LK的左边,而LK很自然地将头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睁开眼睛,赤红的鬓发映入眼帘。

“小LK的戒备心还真是低啊,都不确认一下就靠过来……幸亏我是真货,不然就被其他人占便宜了。”

“唯独不想被武器也不带在身边的你说。”

被称为RS的少年吐了吐舌,又像自娱自乐一样哈哈地笑了。

收敛起夸张的笑后他一脸严肃地玩弄着LK的刘海。

像抚摸冰雕一样小心谨慎。

LK再次闭上眼睛,伸出左手与RS的右手十指紧扣。

被恋人的举动先是吓了一跳的RS,扭着身体将LK的脑袋贴到自己的胸口上,左手用力地捂着后脑。



为了不捂死LK,很快RS就放开了他。

片刻的沉默后,LK冷不防地说了句。

“你就这种性格,所以一直都交不到女朋友啊。”

RS却不以为然,以很夸张的口吻给恋人娓娓道来。

“那小LK要付100%的责任哟。毕竟我是被你吸引才变成这样子的。”

听完这番话后,LK加大了握住RS的手的力度。

“乱说……”

“对了,LK,给我当膝枕吧!”

没有回答,LK离开了符文身边,换了种姿势坐下,拍了拍大腿。

RS则像拿到免费气球的小孩子一样兴奋,毫不客气地将头枕在LK的大腿上,闭上眼睛。

在LK看来更像是在为他演示RS的死亡。

“喂……RS……给我起来啊……”

LK的声音有点颤抖。

随即两三滴冰凉的液体落到RS脸上。

他猛地睁开眼,眼前是哭泣的LK,耳边是LK的抽噎声。

RS的表情先是不知所措地皱着眉,不到一秒他就换过来了。

换成暧昧的微笑。

他用自己冰冷的手替LK抹去准备落下来的泪后贴到暖呼呼的脸颊上。

“好温暖……确实地存在在我身边呢,LK。”

LK只是不时抽噎地听着,没打算回复。

“其实我想,这次我去了,LK就能真正找到跟自己的小手指牵着一根红线的人。”

“……”

“不过我很害怕啊,你会变成别人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下来啊哈哈……所以,最后的请求——彻彻底底把‘符文杀手’当成禁忌就好了……行吗?”

完全没有顾及恋人的感受,RS平静地说出了遗言。

这次LK沉默了很久。

然后话语转化成枪头,指向RS。

“你这是把我当成花魁了吗——靠榨取你的感情来养活自己。”

“……”

“谁在乎你的感情啊。我在乎的是……你。”

无言以对的一方换成了RS。

“……我恨你。”

LK的每一句话都刺痛着RS的心,仿佛成千上万种刑具肆虐着他的肉体。

“为什么要接下那种任务啊……!”

愤怒至极的LK对着优哉游哉地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那个人吼道。

RS看起来很累地坐起身,甩了甩头发,红眸冷眼盯着LK,一字一顿地反击道。

“那张缠脚布般的任务书的内容莫非就是你死,不然就我死。别告诉我你没读懂。”

LK愧疚地低下头。



【……由‘骑士领主’一人前往。抑或由‘骑士领主’的直属下属——‘符文杀手’独自前往。……】

……之类的。

【……任务目标为敌国的君主的首级。……】

这算什么啊……

【……本文件为国家级机密。泄密者,死。……】

国王大人你他妈的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啊。

把人当玩偶玩腻了就扔掉也要有限度啊。

抓住我的把柄——用LK的死来威胁我吗?!

【……出发前没收执行者的身份证及一切能证明身份的物品。出发当日解除执行者的国籍及消除一切文件纪录。……】

呵呵……你有多么不想被别人知道你对别国的君主起了杀心啊。

而且这是暗杀诶?

明摆着让LK去直接等于送死吧?

“明白。我接受。虽然时间不算长,但能为您竭尽全力服务我感到至高无上的荣幸。真的非常感谢,国王大人。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请让IS成为LK新的直属下属。”



LK没有参加今天早上的会议。

在那之前他已经看过RS将要看到的东西了。

是国王亲自召见他并亲手给他的。

糟透了。

那玩意等同于是死亡笔记,一旦接受了任务、在上面签字就宣布死亡了。

所以他坐在樱树下等RS出来。

他会来的。

他一定会来的。

但是,以后他可能来不了了……

死神那个缠人的小鬼不肯放他走嘛,我清楚得很……

事到如今还拿什么“RS不同意让我接受任务”来安慰自己,我离人渣又近了一步了吧。


谁?

是谁往这边来?

是RS吗?

“原来LK哥你在这里。”

是IS啊,我会错意了。

“RS哥还在开会呐,不过从门缝看进去他脸色好差啊……”

是吗。

“呃、喂!”

想象了一下RS执行任务时被杀死的场面我就坐不稳,身体在倒下的过程被IS接住了。

“你们究竟怎么了啊……看着真让人担心。”

别担心,只是我们可能要相依为命了。

“……什么意思?”

这种表情太正常了——IS快要哭的样子,双膝跪地且紧紧地抱住我完全软下去的身体。

相比之下我和RS真是太容易接受“命令”了。

人生还很漫长啊,请多指教,IS。



本来RS还打算充分利用着临行前的三天之内给LK留下自己的孽种。

结果反而吵了架。

叹了口气,他停止转动笔杆子,目光在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游动,然后签下“Lord Knight”。



平时用于新兵训练用的木桩被打得破破烂烂。

这种时候RS都会默不作声地主动替他批公文。

今天的LK也靠残害它来宣泄。

“哈啊——!”



“你在干什么?”“平时不挺活跃的吗,今天怎么不说话了?”

诸如此类的声音冲击着IS的鼓膜。

他只是附和着笑了几声,继续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康沃尔。

他仍后悔昨天晚上趁两人不注意偷看了那份任务书。

【……解除‘符文杀手’的‘骑士领主’的直属下属身份后由‘无尽之刃’接位。……】

就算堕入黑暗,我也会保护好——


你们。



宝贵的一天就这么被浪费掉。

第二天早上,LK在办公室看见鱼干似的RS。

“起床啦。”

“……嗯……唔呜哇!呃、诶,小LK?啊,天亮了……”

衣服还是昨天见面时穿着的那套,显然RS从LK跑去发泄后一直批公文批到现在。

“这么卖力干嘛……公文是批不完的啊。”

即使在吵架中,LK也会不经意地关心起RS来。

“嗯……啊!没什么啦,只是想在我有生之年再为小LK多做些好事。”

RS伸了个懒腰,坦率地说出了真意。

二话不说,LK拖起了RS的手将他从办公椅上扯了起来牵着走。

他们在新兵兵营找到了一手各握一把康沃尔的IS。

LK给IS打了个手势对方就露出很灿烂的笑容重重地点了头。

然后RS就被拉到昨天吵架的地方——樱树的下面。

“怎么了?”

RS试探道。

随后被LK命令道:“吻我。”

他差点吓得跪在地上。

“小LK你啥时这么热情奔放的!?”

“你干还是不干啊。”

“干!”

收到回复后,LK闭上了双眼。

百感交集的RS咽了口口水,左手搂住LK的腰,右手托着他的头将自己的唇贴了过去。

柔软的触感,却因缺水而干燥的双唇扣了分。

拉开点距离后RS张开了口正准备发话,却被LK杀了个回马枪,准击后颈的颈动脉窦,虽然温柔地避开了脑干和神经中枢,毕竟RS的身体也是人类之躯,很自然地休克过去了。

LK唤了声:“RS。”

身后就响起了脚步声。

“真的要这么做吗……LK哥。”

来者正是IS。

此时他手里握着回炉重铸的剑。

原来主色为灰色的剑变成很符合他形象的黑色加红色。

“……能拜托的,只有你了。”

IS烦恼地皱起眉头,挠了挠后脑勺,不情愿地从喉咙里挤出话来。

“我知道啦。有机会再见吧……我最最尊敬的哥哥们。”


——END——

标签:艾艾
热度: 1 评论: 6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