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不知不觉已经写这么多文……】


*TTIS。RSLK。OOC注意。

*续。

**真·好弟弟(((

                                                                                                 



“天气真好……”

IS靠在寂静的长廊旁的窗台上,看着窗外落了满地的枫叶。

天已入秋。

物是人非。



【你是他们的亲弟弟,他们没跟你说什么吗?】

【回国王陛下,没有。】

您的心蛮难猜测嘛,死老头。

快点躺进我给你量身定制的棺材里啊。

看不到它已经饥渴难耐了吗。

切。



已经半年了。

不愧是“前任符文杀手”,无论是自己还是LK哥都能藏得好好啊。

这就算是“要骗过外人先要骗过自己人”……的东西吗。

叹了口气,IS的目光看向了长廊尽头的会议室。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传出拍桌子的声音、争吵的声音、桌椅碰撞的声音,等等。

烦。

他砸了一下嘴,闭目养神。



听到了,久违的声音。

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扎着高马尾的自己,和另外4个一样红色头发的人,两男两女。

其中那两名男子笑得尤其灿烂。

哥……

我所做的一切,有保护好他们的幸福吗?

想到这里,他不禁跌坐在地上,抱起双膝,将头尽可能埋得低一点——

以免别人看到自己不争气地流下眼泪。



例行训练后,回来时DC、IP、TT三人一路上调侃着,突然TT想起了不被批准休假的IS,就自动退队去找他。

最终他在静得一片死寂的长廊上发现了红发少年的身影。

长长的秀发在秋风的吹动下飘逸着。

但IS蜷缩着身体。

对于TT来说这是最糟的情况,因为他到现在到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边走近IS,TT边用毛巾擦干了被汗水沾湿的金发。

TT在IS的旁边坐下,但对方明显没有察觉到。

凑近一点,他听到了IS平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

TT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卫衣给IS披上,并使他的身体挨着自己。

会议室的噪声仍未停止。



脸上还挂着泪痕,IS就在哭着哭着间睡着了。

默默地无私奉献的TT让他挨着自己好睡点,结果变本加厉越靠越过。

鼻子呼吸时呼出的气体都呼到TT的胸膛上去了。

TT的内心在声嘶力竭地呐喊道:“我去你妈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啊!!”

倘若现在被人看到睡得跟死猪似的IS和脸颊泛红的TT,形象绝对大打折扣。

“……像在做梦。”

最终TT还是没忍住,去握住IS的手。



醒过来了的IS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与此同时,卫衣也从他的肩上掉下。

“诶?”

环视四周,人影都没有。

他捡起衣服,检查了一下。

是TT的。

毫不犹豫地用衣服盖住脑袋,嗅着衣服上的气味。

让人安心的味道……

谢谢。



就这时,会议室沉重的大门被打开了。

IS赶紧穿起了TT的衣服,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去迎接他的上司——

现任“骑士领主”。



虽然同样被称为“骑士领主”,现任的简直就是窝囊废。

名义上是去开会,事实上则是坐着啥也不能说、哪儿也不能去。

就连自我防卫也不会,害的IS变成24小时baby sitter。

一开始宣布LK和RS失踪时IS以外自己能够因此当名普通的士兵,不,什么都不当比较好!

然而这位可爱的“骑士领主”却阴差阳错地缠上了自己。

“久、久等了……这衣服……!”

他留意到IS身上的卫衣了。

IS蛮不在乎地回答道:“从男朋友那里抢来了。”

“诶——?!”

“走快点啦小鬼!老子送你回去还有正事要干啊!”



回去的路上,新领主比平常安静上万倍。

又被训斥了吗?

IS很清楚,他选择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他是LK的弟弟。

那家伙说得上是LK的脑残粉了,“新官上任”连火苗都没有,还是按照LK在位那套规矩行事,但各方面又不如“偶像”。

另外他还对那两人的失踪抱有绝对的怀疑,老是偷偷跑到龙蛇混杂的酒馆之类的地方不知死活地打听情报。

最让IS讨厌的是他是不是还找自己套话!

有好几次都差点说漏嘴了,幸亏TT及时送了自己一个手榴弹清醒清醒。

到达以后,他想平常一样笑着对IS说:“明天见。”

而IS却没有回答他,只是皱着眉微笑着,什么也不说就转身离开。

完全不理会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



处理完琐碎的事情,IS托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

不在。

哪里都不在……

在哪?

他习惯了半只脚踏进房门就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已经晚上了,应该在的啊……

崩溃的他跪在地上,右手撑着身体,左手撩开刘海,紧闭着双眼。

TT你在哪里……

最后他还是支持不住,倒下了。



在月光的照耀下,三个移动的人影清晰可见。

“重吗?需要帮忙吗?”

“不……谢谢。”

一开始发问的是TT。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

准确来说是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被背着的那位处于不省人事的状态。

两人都很明显能看出在逃亡中。

TT第一眼看到他们,惊叹道:原来半年时间就可以让人消瘦成这样子……

“亏你们能掩人耳目这么久。”

还清醒得很的那个人有点自豪和自嘲地回答道。

“就算已经变成往事我们还是我们啊——你说对吧?LK……”

背上的人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完全没有反应。



进来的时候顺利得TT有点难以置信。

他推开房门的下一秒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IS。

摇了摇也没有醒过来,TT就将IS抱了上床。

“啊,LK的话把他放在对面的床上吧。”

很开朗地回了声“39~”他就放下了背上的人并替他脱掉斗篷。

TT看到了。

红色短发,苍白的脸,脸上还有一些黑色的斑斑点点,一直延伸到颈部,恐怕没有曝光的地方还存在着其他的。

“LK的脸……以前没有这些东西吧……?”

“当然。”

那个人也脱下了斗篷。

两鬓的头发都扎了起来,后面也扎了低马尾,刘海故意遮住了左眼。

“你倒是精神满满的啊……RS。”



RS这话痨真是话痨中的极品,TT是这么认为的。

平时说的都是不痛不痒的话,重要的事情倒是守口如瓶。

但这次他破例将半年以来的生活讲给TT听。

有些经历真的让人毛骨悚然,比如LK机智地拉着RS跳下悬崖。

“真想让IS也听听啊,他到底在担心怎么样的两个人。”

霎时间响起了钟声,一共敲了9下。

RS本能反应在手上做出符文。

“冷静、冷静。”

TT出声劝阻,他才反应过来。

“是吗……我都忘了,9点会响一次……啊哈哈……”

待RS解除了魔法重新坐到LK旁边时,TT指了指床尾的两个大箱子。

“其实你们不需要再逃了。”

然而RS的反应倒把TT吓倒了。

布满血丝的眼球,微张的双唇,摇摇晃晃的身体。

RS揭开了箱子的盖子,其中一个里面放着横七竖八的小刀,另一个则堆满了各种机械式雷管、三四把手枪和大量子弹。

“嗯……啊——刺眼——”

醒来的IS用手捂住眼睛,TT摸了摸他的头。

看见面前的金发少年,IS鼓起腮帮子。

“抱歉……有客人来我去迎接了,让你担心,不过你看看是谁?”

回过头去,看见愣着的RS和躺着的LK,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眼睛会哭肿的。”

“啊————”

IS尖叫着扑倒TT怀里。



嗙。咚。

前者是盖子与箱子碰撞发出的声响;后者是RS跪倒在地的声音。

勉强地支撑着身体,RS扭过头去瞪着IS,像怒吼一样低声说道。

“你们有打算擅自做些什么啊。还嫌我们不够狼狈吗。”

被划分为局外人的TT能分辨出只是RS将怒气发泄在IS身上。

IS立刻就像咬破主人的沙发的小狗一样耷拉着脑袋。

抱紧怀里的IS,他冷静地回应:“今晚你们可以留在这里,至于LK的异样不用多说我——我们也会劫持医生回来的。现存的东西你都可以用。另外你们的剑在床下底藏得好好的。”

从RS的红眸里透露出的是作为杀手的本能——怀疑。

说罢,TT扶起IS去作奇袭的准备。



RS沉默地坐在LK身边,看着IS和TT的一举一动。

“不带炮和圣衣吗?”

“喂喂……你脑子烧坏了吗……”

“哦对啊……”

两人都穿上了便服。

IS的裤子上有很多奇特的插口,插满了小刀,穿着的则是TT早上给他的那件卫衣,他打算反手握两把插在衣兜里。

TT穿着黑色的背心和军裤,裤袋里面放了不少弹夹,屁股后面的袋子里放满雷管,手枪插在腰间,手上挂着引爆器。



“感觉……”

“……”

“嗯,没事。走吧。”

“啊。”

当TT准备开门的时候,IS扯住了他的衣摆。

“……把你也卷进来,对不起。”

随时道歉但IS还是面带笑容。

TT有点受不了了。

“事到如今你才说这个吗?!哎……那答应我,活着回来的话穿女仆装给我看。”

“什么?!女仆装?!”

突然插入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我赞助给你吧,IS。区区女仆装我手缝都能给你做出来。”

LK扶着头坐了起身,从背后抱住RS。

“是啊,撮合弟弟和弟夫也是哥哥的义务啊。”

RS露出了跟以前一模一样的坏笑。


两人齐声说道:“走好。”

LK又指了指自己的脸,补充了一句。

“顺带找找有没有治好这玩意的药。”



IS踮起脚尖凑上去亲了TT的额头,拽着他离开了房间。

“我出门了——”



目标是,



药和,



国王的首级。


——END——

标签:艾艾澄艾
热度: 2 评论: 9
评论(9)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