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endless hope

海猫&战贝一生推无误。

神曲hope最喜欢了。


文笔不好对不起世界[蜡烛][拜拜]


*这次试着按照本心写……码出让人看着就感到幸福的文字。

*真的是温情(NO

*RSLKRS搭一枚软软的零转(文中直接称为“零”)☆

↑↑真的不是一家三口↑↑




太阳炽热的光照耀在水面上,产生了折射,异常耀眼。

而产生折射的水面上,倒映着数张人脸。

都在幸福地笑着。

其中有三个人长着鲜艳的、红色的头发。



利用休假,RS硬拉着LK回到了故乡,来看望零。

衣服也不顾换,他就牵起零,跑着来到河边。

LK是单纯不情愿地跟着去的。

时正初夏,到河边玩耍的人固然不少。

男女老少,坐一边的、相互泼水的,放眼望去一大群。

RS脱掉鞋子和袜子,卷起裤脚,“噗通”一声跳进水里,大笑地说着跟6、70岁老人家回到久别重逢的家乡一样的话:“果然还是故乡的水好!”

溅起的水花还溅了LK和零一脸。

紧接着LK就咒骂了一句:“还弄湿我的话看我不把你剁成肉酱!看招!”

说罢,他咧嘴笑,彻底忘了自己还戴着手套,伸进水中朝RS泼了点水。

没站稳的RS身体后仰,最后跌坐在河床上,双手在背后支撑着身体,仰起头朝着天空发出爽朗的笑声。

事实证明笑声是会传染的。

见状,LK也忍不住轻轻笑出声来,零也被两人的心情感染了。

很迅速地脱掉拖鞋,零朝河中的RS扑去。

“哥哥!”

“来吧!零——”

RS最大限度张开双臂,接受了来自零的冲击。

这次溅起的水花比上一次的要大。

然而零很成功地扑倒RS怀里。

半开玩笑似的,RS说道:“喂喂……要被LK杀掉啦。”

其他来游玩的人都被逗笑了。

先是吃了一惊,然后LK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伟大的骑士领主,在众目睽睽之下,卸下了护甲,像刚才RS一样脱掉靴子、袜子还有手套,把军裤的裤脚卷到膝盖以上,绑起裤子前后两块碍事的布,微笑着走到符文杀手的身边,向他伸出手。

RS很爽快地握住了LK的手,另一手搂着零的腰站起来。

“要骑肩吗?”他问道。

毫不犹豫,零答道:“要!要!”

两手抱住腋窝抬起零,再将小巧的身体放到自己的肩膀上。

他们每一个笑的瞬间,LK都尽收眼底,铭记在心。

【为了保护他们,我——】



零骑在RS的肩上,嚷嚷着。

“好高!好高!”

“不要给其他人造成困扰啊……”

LK叮嘱道。

但RS却不以为然。

“难得的休假当然用来好好玩啦,对吧?零!”

“嗯!”

不羁地甩动着细长的辫子,RS双手扶着零的大腿转起圈来,双脚踢着水,眯着眼睛笑着。

零也举起双手欢呼。

“小心别转晕啊!”

水,凉凉的。

心,暖暖的。



正当三人在河中忘我地嬉戏时,一位老者问道。

“小弟弟,你是喜欢这个哥哥多一点,还是喜欢那位哥哥多一点?”

LK和RS都愣住了。

这个问题其实他们都很想知道答案,但不知为何谁也总是问不出口。

零不假思索地说:“LK哥多一点!”

顿时RS的身体就软了下来。

“我心都要碎啦啊……”

老者又刨根问底地追问:“为什么呢?”

意味深长地微笑着,零慢吞吞地解释。


“因为,我对LK哥的喜欢,和RS哥对LK哥的喜欢,一样的哟!”


RS在心里给零竖了大拇指,大声表示赞赏:“说得好!不愧是我弟弟!”

两份爱慕(?)的承受者——LK则涨红着脸,声嘶力竭地吼道:“笨蛋!”



在别人看来,他们是亲密的兄弟。

但零曾经想过,自己停止呼吸,无论是对 世界 还是对 最喜欢对方的哥哥们 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TBC——


听完hope后洗澡时随手挖的坑(再不负责任一点?!

很难说填不填上啊(喂!

如果看完会觉得幸福的话,我的目的就达成了,感谢观看(笑

标签:艾艾
热度: 1 评论: 7
评论(7)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