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替身(04)

终于要结束的节奏……果然我不合适>3章的连载呢(又在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完结了以后可能会投番外(正常向/R-18)吧(注意是“吧”(死鬼


*TTIS。(VCIS。)OOC。

*叔叔婶婶们的出场。

*缇缇君强势回归什么的我才不会剧透呢☆还是说他一直都很强势呢(住口

*星号标记处注意视觉变化(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ω・`





和平真是太棒了。

IS托着脑袋,目光盯着窗外的风景,右手不停地转着钢笔。

回过头来看看挂钟,十七时四十五分。

再撑十五分钟就解放了——第一天。

“出任务比批公文简单多了……哈啊——”

打了个哈欠,想起了正事,又再次翻看能当钝器用的公文。

这时门被粗暴地踢开,发出巨大的“嗙”的响声。

有力的打击,IS抬头看了看,修长(?)……而有力的腿吧,黑色的裤子上是红色的缎带装饰,鞋底也是不可磨灭的红色。

腿的主人是一头黑毛的少年白……不,早老性白发病患者,虽然IS并不认为他会“长期抑郁寡欢,心境不佳或精神高度紧张,操劳过度”。

张开嘴巴,整齐洁白的牙齿跟发色形成很大的色差。

但说出来的话有点让人不由得腹诽“好逊……”。

“以前都是用直拳打开的这次想试试踢!”

“……力度控制和门的质量,good。”



因为平时IS都是跟TT黏在一起的,第一次被RF搂肩膀。

“等下去酒吧!”

IS想也不想就答道。

“小孩子不能喝酒。”

RF伸出食指和中指夹着IS的脸颊拉扯起来,虽然是纳斯德手臂但温度却很正常。

“一个人很无聊的……”

“让BM跟你一块儿去啊。”

一说起BM,RF的脸就阴下去了。

“别提了,他说明早要出任务不肯去……”

加上EM的那件事,一不做二不休,IS在公文堆里寻找着文件。

“放你们一天假,任务交给WS和GA吧……”

“Good Job!LK!”

然后RF像挑战自己的极限速度一样跑了出去。

捕捉时请注意不要扯烂BM的衣帽啊……

IS擅自在文件上修改了一下,递给手下转交给两位超龄大姐姐。



抱着“不用改公文的时间当然用来好好休息啦怎么能浪费在吃上!”的想法,IS用一杯葡萄糖解决了晚餐。

因为现在的他是作为LK,固然不能回自己的房间,所以他打开的不是自己房间的房门——是老哥“们”的房间的房门。

懒得开灯,IS直接脱掉衣服,换了睡裤,光着上身趴在床上。

房间里只有属于红毛的气味。

缺了什么……

他心里很清楚究竟缺了什么。

想着想着,他的眼帘渐渐闭合。

晚安,世界。

晚安,TT。



嘀嘀嘀嘀嘀嘀。

吵翻天的闹钟吵醒了睡梦的IS。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烦死啦!!!!!”

伸出手臂一甩,闹钟就被摔到地上,电池很巧松掉后闹铃声就停了下来了。

坐起身挠着头发,IS眯着眼低头一看。

“啊嚏——”



从早上开始,他就在不停地在打喷嚏和擦鼻涕。

附,IS在去吃早餐的途中碰见了看起来神清气爽的BM,虽然还是面瘫。

好奇心驱使他去看望那个人——

敲门没有反应于是他直接开了门进去。

结果看到的只是一脸玩坏了的RF。

爽歪歪了吧,RF桑。

轻轻关上房门,他像什么也没有看见一般回到办公室。



等待着他的是VP。

VP正坐在魔杖上,殴打着安古勒。

辛苦了,安古勒。

“早安。”

死傲娇主动向他打招呼。

“早、啊嚏……早安……啊嚏!”

IS别过脸去一脸打了两个喷嚏。

她稍微皱了皱眉。

“你……”

“嗯?”

VP作出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思考后的结果。

“莫非感冒了?”



是这样吗?!

虽然说天气好像开始转凉了但是不至于吧?!

太突然啦!!

“公文的话交给我和EM姐吧,你休息好了。”

IS用软绵绵的鼻音应道:“嗯……”

VP有补充了一句。

“P.S.才不是我想帮你!只是、只是被EM姐拜托的!她还叫我提醒你穿多件衣服!哼!”

听到标准的傲娇发言,IS的下颚都要脱位了。

“多谢。”

嘴上到着谢,心里也是蛮开心的。

有人放自己一天假了。



在大厅里碰到擦拭着埃兰迪的NW。

“早安,N、啊嚏……NW。”

IS忍不住还是打了喷嚏。

NW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直视他。

“感冒了?”

“大、大概……”

她收起剑,拍了拍IS的头。

“先坐会,我给你取药去。”

“嗯。……嚏……”

顺手搓鼻尖后,他抓了抓刘海。

这发型……好不习惯。

才第二天,怎么熬下去啊……

过了一会儿,高跟鞋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将他从沉思中带了回来。

“给,水和药。”

“谢谢……”

IS将药片放在手心盯着看,手汗都快要出来了但还没吃下去。

“怎么了?”

NW询问道。

甩了甩头,他说:“没什么……在想些事。”

吃还是不吃?!

虽然外表跟LK一个样,但是内在还是完全不同,是个很怕吃药的孩子。

每次吃药基本上都是被TT硬塞的,一边吼着“丫的给我咽下去!”那种。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吃了下去。

当药片落在舌头上的瞬间,苦涩在口中扩散。

他给自己灌了很多水,但还是,好苦。

苦死了。



趁大家都在忙的时候,IS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后,他挨着门坐了下来。

明明不是家,明明只是房间,光进来就有种让人说出“我回来啦——”的冲动;

明明只是一晚没在这里睡,明明只是一天没见那个人,感觉整个人都好空虚,孤独感在全身蔓延。

这个时候,TT在做什么呢?

我不在,他能准时起床、有好好吃早餐吗?

这么想着的IS的脑子里,全都是那位金毛少年的身影。

自我安慰似的干笑了几声,IS站起身,走向衣柜。

打开衣柜,里面挂着几件少得可怜的衣服,其中有两件黑色的长袖衣服,上面的图案只有半个星形,但占了正面75%的面积,是让人心情愉悦的天蓝色。

IS将其中比较小的取了下来,霎时想起自己一直在畏惧的事情,将衣服揣在怀里逃出了房间。

冷汗直冒。



“哈……”

经历了前一天的忙碌,今天的悠闲就跟人生的大起大落一样。

上述为红毛少年——IS君躺在哥哥的床上、抱着恋人的衣服hshs中的所想。

不知过了多久,IS终于在自我催眠和熟悉的气味下,睡着了。



零时。

队伍顺利完成任务回来了。

一路回来我都在想,这身伤怎么瞒过IS那家伙。

不过听说他感冒了。

我不在的时候他难道裸奔去了吗?

才刚入秋就……

“唉……”

我坐在沙发上叹气。

这时DW走了过来,凑到我耳边轻声说。

“去陪陪他嘛,忍耐是很辛苦的一件事哟。”

然后她眨了眨眼,示意让我去。

点了点头后,我从人们吵闹的说话声中走开了。



实在受不了走路时圣衣发出的响声,我打算回去换衣服。

脱下衣服,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绷带的覆盖率高达85%。

还没想好藉口。

打开衣柜却找不到自己的衣服。

怎么想都只有一个理由——被那家伙拿走了!

可恶……!

喃喃道:“没办法……”,我取下了仅剩的黑色长袖的。

果然……宽松过头了。

穿这样子的IS真的觉得舒服吗?

虽然他那副露出胳膊、乱蓬蓬的头发末端扎起一小段、睡眼惺忪的样子也很可爱的,这点我承认。



讨厌的感觉。

我盯着门把。

即使里面睡着IS毕竟也是LK的房间,我的内心抗拒着这一点。

但我还是打开了门,尽管没敲门。

里面没有开灯,窗帘没有拉上,并且有两种呼吸声。

一种是熟悉,一种很陌生。

带上门,我走近两步看。

借助窗外照进来的月光,才能看清正体。

长长的黑发,右侧有一撮挑染成红色,眼睛是黄色的,一般人的话可能真的会被眼神杀死。

晚上好,乌鸦先生。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他坐在床边,侧着头凝视着睡着了的IS。

半晌才转过头来搭理我。

“来了吗。”

黄眸里投射出来的视线饱含杀气,这就是佣兵的眼神吗。

“滚出去啊。”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感到如此生气。

而且有一种想揍死面前这个人的冲动,即使我们没仇。

VC眨了眨半睁的眼,从嘴里发出让人不悦的声音:“嗬——……”

完全没有惹人生气了的自觉啊,你。

然后他笑了,很诡异地笑了。

“黑暗——IS会坠入黑暗的。”

“是你推他下去?还是你希望变成那样子?”

我已经抑制不了自己的怒气,音量稍微大了一点,好像吵醒了IS。



“……哈啊——呃……诶?……TT……?”

IS揉了揉眼睛,瞳孔放大了很多。

“嗯……我回来了。”

收敛起刚才的态度,TT给IS报告了一声。

二话不说,他就向TT扑过来。

“痛!”

IS的手触碰到他身上随便一个伤口,本能反应地喊出来了。

糟……

“嗤……”

笑声的主人是被冷落了的VC。

这时IS才反应过来,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

他扭过头去,说:“VC哥……什么时候来了?!”

“DW告诉我的……话说我还是不打扰你们比较好?下次见的时候希望你能换回原来的发型啊。IS。”

VC没有等IS回应就朝门走去,当VC准备带上门的时候,IS对他说。

“我,果然还是——喜欢TT。”

周围的空气想凝固一样,几秒后,门才被关上。



房间里只剩下一只红毛和一只金毛。


——TBC——

怎么样,在这里断开是不是觉得很可恨呢。

↑↑对不起!!(土下座)↑↑

其实是觉得拖得太久所以先放出一段大概会在六章结束吧我会争取在第五章拖过中间几天的剧情的(住手!!

P.S.番外的R-18已经构思好了就作为这个系列的章节掌控得不好的补偿吧(笑)

标签:澄艾
热度: 2
评论
热度(2)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