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deathⅠ

*专注虐文30年(真实年龄14岁

*RSLK。OOC。

*人×兽(不对!


                                                                                     

红发的夜叉。

轰动整个王国的生物。

大约是一个半月前开始流传开来的吧。

“夜晚会到民宅里去吃人”之类的谣言被传得沸沸扬扬。

全世界就剩下两个知道内情并且站在“夜叉”那一边的人——

这是半个月前的事实。

因为其中一个,被“夜叉”错手杀了。



“在哪里——”

符文掀起斗篷的帽子,街上车水马龙,却没有他要找的人。

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唇,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好腥。

从唇角流下来的少许液体,和他的发色一样——鲜红。

“用力过头了吧……哈哈……”

苦笑,符文重新戴上帽子,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欢迎回来。”“欢迎……”

符文半只脚踏进大门,就听到两把毫无感情——或许有一点的怨恨的招呼声。

“……我回来了。”

他脱下帽子,果然没错,是虚无和次元。

先开口的是虚无。

“找得怎么样呢?”

“……”

这样子的“拷问”每天都在进行,符文差不多已经习惯了。

但没有一天他是敢回答的。

因为还没找到。

“呵,还没结果吗。果然今天还是一样啊——”

虚无高傲的态度没有被削弱,反而一天天变本加厉。

若不是符文的心理素质和个人实力都够硬,恐怕首级已经被三个“爱莎”踩在脚下了。

毕竟,“艾索德”,就剩他一个了。



半个月前——正是骑领杀死无尽的那晚,他抛下所有的一切,就这么离开了符文。

从那开始,每天符文都像傀儡一样,完成了任务就重复着寻找他。

开始的几天,他看着无尽的项链,想起那两个的笑脸,面无血色地落泪。

但过了大约一个星期,已经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内心已经坦然地接受了命运似的。



符文很清楚,那个“红发的夜叉”,不是别人,正是骑领。

不知什么时候惹上的诅咒,到了夜晚,骑领就会变得丧失理智,不,不单只是精神方面,还有身体方面的变异。

额头长出尖锐、畸形的角,双尖牙会变粗长,头发比他的身高还长——跟夜叉一模一样。

有很多次,符文和无尽为了压制骑领的行动,强行将他按住,甚至试过几乎掐死骑领,亦或者是差点儿伤及脑干。

撇开心理上的压力,光体力的消耗就让两人吃不消了。

骑领也不止一次提出要选择自生自灭,但被全票反对驳回。

但那天晚上,骑领不知哪来的力气,一爪向符文扇过去。

自己死亡的样子在符文的脑海里快速过了一次——可惜那实际上是无尽死亡的样子。

分辨不出死者面容的爪痕,腥红的血液,停止的生命活动。

满腔仇恨促使他抓起骑领的衣领,用自己的头横向往犄角撞下去,角上迅速出现了裂痕。

紧接着便是骑领那划破长空的惨叫——



不知为何符文又想起让人作呕的那晚。

他依然面无表情地迈开步子,心在暗暗后悔记忆力太好。

“那我先走一步。”

“我会恨你一辈子。”

有气无力的声音的主人是一直闭口不语的次元。

还在纠结无尽的死吗,符文心想道。

他瞪了次元一眼,她就马上知道要作出让步。

“你是什么态度啊!”

无视虚无的吼叫声,符文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那是一条集合了三个悲惨运命的坎坷人生道路。

但此刻的符文绝对想不到,这条路,快要到尽头了——



夜晚,符文侧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剑倚在墙壁上,上面系着无尽的项链。

辗转反侧,他伶俐地坐起身,走向剑。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握紧了剑柄,朝着墙壁挥下去。

墙壁上并没有出现锋利的切痕,只是一道不深不浅的裂痕。

“钝了……抱歉啦,伙计。”

这时窗外飞进一只小飞龙。

嘴里叼着一封被唾液沾湿的信。

符文放好剑,走向小飞龙。

是阿雷格送来的。

抚摸了一下小飞龙的头,它看起来很开心,并松开了口。

接过信,符文吐槽了一句“真脏啊”便笑了,拆开了信封。

里面的内容让他既开心又担心。

皱紧眉头,他咧开嘴巴,上下齿紧紧地咬着。

看完以后,他折好信,重新放回到拆封了的信封里,左手用力地捏着,信和信封就在手上剧烈地燃烧起来,最后只剩下黑色的物质。

他拉开了床头柜的小抽屉,从里面翻出仅剩的十几颗树果,喂给小飞龙。

“辛苦了,这次已经是最后了,谢谢你一直以来都给我送信。”

小飞龙好像听懂符文说话一样,吃着吃着停了下来,像人类一样皱起眉头注视着他,水灵灵的眼睛里仿佛有泪水在打眶。

“吃吧,别跟我客气啊……有朝一日你长大成大飞龙了就叼些漂亮的花到我墓前吧。”

小飞龙猛地点了点脑袋,低下头继续吃。

但符文不认为它真的听得懂自己说话。

听着“砸吧砸吧”的声音,他从剑上解下项链,戴在脖子上。

然后随手捡起地上一张发黄的纸,咬破手指头写遗书。

虽说是遗书,上面就只有两行字和一个签名。

写好了以后,符文直接将纸揉成一团卡在墙壁的裂痕里。

他的准备并不多:斗篷、钝了的剑、无尽的项链、对骑领的思念,一共四样。

披上斗篷后,符文摘下自己胸前橘黄色的吊坠,挂在龙颈上。

“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哦。”

小飞龙听起来很开心地叫了。

见小飞龙这般反应,符文笑了。

“永别喽。”



干正事之前,符文去了皇家花园一趟。

“嘿咻……找到了……!”

是金盏花。

符文特意停下来选了一朵比较漂亮的,连泥土一块儿挖了出来。

霎时间他听到脚步声,吓了一惊。

“在干什么呢?都这么晚了。”

“啊——风行……”

风行完全没有注意到符文的斗篷,走近他

“金盏花啊……是要去看无尽吗?”

他不语地低下头。

“怎么了?符文?”

“抱歉!我先走了!”

“等等!……走掉了……”



他发了疯似的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跑着,捧着花和泥土。

终于,他到达了目的地——墓场。

谁也不知道这个墓场的名字,在本国的士兵里倒是挺有名的,作为“没有功名的忠诚者的归宿”。

他来这里干什么?

来找他亲爱的弟弟“谈心”。

地面上立起来墓碑好比历史展览馆,阐述着无数的故事。

轻盈地避开墓碑,符文小心地行走着,生怕冒犯了死者。

“我来了哟……无尽。”

符文用稍大的音量说着,一边走着,最后在墓场边上的一个无字碑前跪下,轻轻放下金盏花,用手挖着土坑,将花和泥土放进去,埋好。

【又来啊?你还真闲啊。符文哥。】

熟悉的声音在符文的脑海里响着。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听见,但是,这无疑是无尽的声音。

“一如既往的嘴上不饶人啊……无尽。”

两人——人和魂魄在相互调侃着。

【这次是金盏花……绝望!?】

聪明的弟弟马上反应过来,花背后的含义。

符文点了点头,表情温柔起来。

“我一直都在逃避,抱歉啦。如果不是我坚持隐瞒,无尽你也不会……”

【你老人痴呆了吗?把骑领哥受到诅咒的事情隐瞒起来是我们俩决定的啦,……就说你忘了??】

“好像……”

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

耳边传来无尽的叹息声。

【……笨蛋。】

符文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盯着墓碑看。

【你也是,骑领哥也是。明明已经知道解咒的办法,为什么不动手啊……直接要挟那个老不死的婆婆交出来就好了,温柔那种东西一点价值都没有。】

“……”

垂下眼帘,符文默默地听着无尽的牢骚。

“无尽的话一定会去做的”,这句话是骑领亲口说的。

的确,他是桀骜不驯,看谁不顺眼,包括国王,就一剑砍下去好了。

相比下更感觉人真的很难做。

【真的要去吗?】

无尽询问道。

“已经决定好了。我——”


“要为你报仇。”


【你会后悔的……住手吧。】

符文合上双眼,笑着摇了摇头。

“我对待骑领的感情与对待亲兄弟的感情确实不同——但不代表我能容许他对别人展开杀戮。”

【××……对吧?】

“嗯。××。最××。今天就这样吧,打扰你休息了。”

【不过看来今晚是个不眠之夜——】

“你想多了,不会再有人打扰你长眠了——睡吧,亲爱的‘无尽之刃’……”

临走之前,符文发现墓碑上多了一行小字,看上去是用利器挂刮出来的。


“愿时空之力与你同在”。


他用指尖触碰着字,此时他的情感与刻字者的情感发生了共鸣。

“我也来!”

符文在食指指尖释放了很小的火魔法,将无尽的碑当成涂鸦板在上面写字:

from Rune Slayer and Lord Knight to Infinity Sword。

“晚安。”

秋风毫不留情地吹动着符文的斗篷。


——TBC——


我去……码了两天才这破玩意我不干了(你

两章结束!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等等!?

下章就是RSLK秀恩爱的时间了大家准备好科宝特制墨镜吧(打你妹的广告……

标签:艾艾
热度: 2 评论: 6
评论(6)
热度(2)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