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替身(05)

大家好其實這裡是WT醬的鬆糕鞋_(゚∀゚ 」∠)_

↑↑假的↑↑

不過踩在腳下的確會增高20cm(是真的

                                                                                                               

*TTIS。OOC。

*我他媽終於能寫打情罵俏了!(握拳)

*最終章會讓LK穿著女僕裝登場。

*別被上面那條騙了。

*注:設定TT比IS高半個頭☆




“歡迎回來。”

IS摟著TT的脖子,一字一頓地說。

放開TT后,他換回嚴厲的語氣,命令道:“衣服,脫掉。馬上。”

TT打了個冷顫,特地避開IS冰涼的視線,手抖著脫掉了T恤。

被鮮血染成紅色的繃帶縱橫交錯,包裹著大小不等的傷口。

剛剛被IS不經意觸碰到的傷口——在胸膛的位置,已經滲出了不少血液,就連黑色的T恤上也沾了少許。

IS從褲袋里取出幾個黑色的一字夾,將劉海夾了起來,看起來和往日很相似。

他用溫柔的聲音說,“閉上眼睛。”

不假思索,TT照做了。

接著他抱住戀人的腰,對方就迅速皺起眉頭,問他想做什麽。

他笑了笑,“你是要獎勵先還是懲罰先?”

“懲罰……?”

稍微踮起腳尖,湊近TT的耳朵,張開嘴巴,狠狠地咬了耳垂。

“咕……!這還真是懲罰啊……”

TT睜開眼睛,用餘光看著他。

“什麼時候叫你睜開啦……接下來的是獎勵。”

“是是……”

看著TT再次老實地閉好眼睛,IS輕吻了剛剛咬了的耳垂。

之後他才幹正事——伸出舌尖舔舐滲血的傷口。

“!?”

TT吃了一大驚,爲了不睜開眼睛,他退回了兩步,靠著牆壁跌坐下。

IS也很自然地壓在他身上,但及時地用手撐住地板,才沒有加重TT身上的傷。

“怎麼樣?還想要嗎?我可以給你更多哦?免费的。”

IS故意調皮的口吻去誘惑TT。

即便不是首次,TT還是把持不住。

“差不多讓我睜開眼睛了吧。”

“嗯,允許了。”

他睜開青色的眼眸,裡面映出自信地笑著的紅色短髮的少年——

以及少年習慣性用惡魔似的話語隱藏起來的、只對自己展示的、如同天使般細膩的心。

他很少向IS提出請求,一直都是被动的一方,除了在床上。

這次他卻求IS實現他的一個願望。

“我,可以……”

“怎麼了?”

“我可以吻你嗎?我是指……嘴唇。”

內心的不安在騷動著,神情極度緊張。

他在害怕,害怕被拒絕。

然而IS的迴應驅散了他的憂慮。

“何止嘴唇,乳首都可——”

“嘴唇就好了!”

打斷奇怪的東西從IS的嘴裡冒出,TT搶先一步說了。

IS並沒有繼續說什麽,只是微笑著閉上雙眼,等待著。

“可愛過頭了……”

TT喃喃道,伸出手指勾IS的下巴,湊上去親他。

實際上只是嘴唇和嘴唇碰了一碰。

馬上IS就發出不滿的聲音:“我貞操都給你了,你就給我這個?”

TT站起身,雙手搭在IS肩上,不動一刀一槍就將IS按在地板上。

“地板有點硬就委屈你一下吧。”

他透過IS的紅眸看見自己的樣子——想渴望雨水滋潤的乾枯掉了的禾苗。

“等——”

IS好像想說什麼,但馬上就被TT用雙唇堵住了嘴。

“嗚……嗯……”

發出短暫的呻吟后,IS理清了現在的狀況,全身心接受著TT的吻。

時鐘在滴答滴答地響著。



過了多久來著?

TT鬆開口,兩人之間不超過5cm的距離。

唇上還掛著IS的唾液,TT伸出舌頭舔了舔,靜靜地看著緊閉著雙眼喘息著的IS。

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略痛苦,讓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半晌,IS嚥了口口水,半睜著眼睛看著身上的TT。

“……更多。”

音量很小,但TT已經聽見了。

他眯起雙眼,咧嘴笑著,兩人的額頭碰到一起。

“我就是不給——”

“啊——果然。”

IS擺出了和剛剛的誘受臉截然相反的表情,瞪著TT看。

早被瞪慣了的TT完全不把IS的怒氣放在眼中,他拍了拍IS的肩膀。

“起來啦,傷口要處理啊。”

“再親一個嘛!”

“別鬧!”



由於有些位置TT自己的手夠不到所以需要別人的協助。

笨拙的技巧將傷口包紮得很糟糕,但和IS有身體接觸這點倒讓TT的心好受一點。

“啊——爲什麽老是弄不好……好煩。”

IS坐在TT的身後綁著繃帶,抱怨的聲音斷斷續續。

“自己的錯就不要推給繃帶啊。”

“但我是劍士欸,不擅長這種精細活很正常吧。”

“真想一炮轟你腦子……”

旁人聽起來很像吵架。

其實只是兩人以自己認為最最真誠的話語與對方進行溝通。

“好啦!就這樣子吧!”

吐了一口氣,IS直起身,雙手摟住TT的脖子,自豪地說。

“怎樣,我很厲害吧!能通過新娘修行嗎?”

“可以吧……”

同時TT在心裡腹誹:“剛剛誰說不擅長的!”

在紅毛吹噓的時候,TT突然開口說了句話,把背上的IS嚇得幾乎靈魂出竅。

“你大概能提前解放……那傢伙要做的很快會做完的。”

IS很清楚“那傢伙”指代的是誰。

“為什麽?”

面對IS的追問,TT用手扶著額頭,聲音因為竊笑而顫抖。

“去的路上碰著你們老姐了……..問我為啥沒跟你在一起我很老實地回答了才發現我說漏嘴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老姐這個詞如同天雷,正正劈在IS的頭上。

“糟……”

IS垂下頭去,背冒冷汗。

TT蠻不在乎地說:“雖然不知道她們會怎麼處置你們,我會護著你的啦。”

見紅毛遲遲沒有迴應,他開始擔心。

“……真有那麼糟嗎。”

“我侄子……不知道用不用加s……總之有難了……”

“雖然在意料之中但經你口一說我還是有點驚愕……”



晚上依然是悲劇的“分居”。

不過半夜IS摸黑回到房間睡,還把TT弄醒,朝著要他講故事。

“講啥?”

“不知道……你看看之前唸到哪裡就接著下一篇吧。”

“豌豆公主……”

“唸吧~”

IS躺在床上,蓋上被子,一副準備好睡覺的樣子,用無比真誠的目光凝視著TT。

“好啦我知道啦……”

TT的朗讀聲里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但是IS仍然沒有半點抱怨,靜靜地聽著。

唸完故事以後,他才開始吐槽。

“20層床墊,一層1cm都20cm了吧,還有20層被子?……嗯——居然感覺到豆子的存在。”

“你的話睡得跟死豬一樣,20層床墊下面放20把康沃爾都不會醒吧。”

TT偷笑著回答道。

IS馬上鼓起腮幫子抗議。

“真是失禮……康沃爾的話當然能感覺到啦!”

“是是……睡覺吧。”

鑽進被子里,TT很快就被IS的手抱住了。

“幹嘛?”

“睡覺~晚安!”

“你好歹也放開我——別裝睡啊!”

抱著TT的腰,IS發出“噗”的笑聲,但是沒有放開TT,也沒有睜開眼睛。

“哎……晚安。”

TT伸長手臂,關掉了檯燈。


——TBC——


标签:澄艾
热度: 1 评论: 2
评论(2)
热度(1)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