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death Ⅱ

*RSLK。OOC。

*便當×2。


                                                                                                               

“這下子還不被我逮著?束手就擒吧——”

大風吹著符文的斗篷,他不為所動,右手握緊劍柄,指著眼前的鬼。

對方身穿著不像樣的白色長衣服——儘管已經髒成灰色了;兩手無力地下垂;眼神勉強地撐著,臉上寫滿疲憊;原本紅色的短髮也及腰了,很亂;頭上是兩個粗短、尖銳的紅色犄角。

讓人來評價的話,這簡直像是流浪狗。

符文心痛地呼喚著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小騎領。”

狂風放肆地虐待著冰原上的一切,包括兩位紅毛。



兩人持續對峙著。

雖然的確做好了斬殺騎領的物理上的準備,但是心裡上的準備,符文只能夠“臨急抱佛腳”。

面對這種姿態的騎領,不容得他說“我做不到”——凡是騎領涉足的地方都發生過大規模的殺戮。

第一個,是無盡。用暴擊,秒殺了。

兇手是誰,符文心知肚明。

所以,我要殺了你。

他在心裡默默告訴自己,必須下手。

待他咽下一口口水,騎領就以不科學的速度朝他衝過去,企圖一頭撞到他的肚子上去。

幸虧符文反應快,用反擊擋住了,否則十有八九會被撞飛。

他吃力地說:“雖然我很希望你能恢復過來……不過看起來是不行了。”

順勢揮劍,騎領連續幾個後空翻,跳到離符文10米以外的區域。

低吼聲從他的喉嚨里傳出。

符文重新架好劍,說出心底話。

“變回我最喜歡的小騎領吧——在天國!”

他使出全力,將夜叉化的騎領的行動牽制住,期間請他吃的符文數量不明。



“哈……哈……”

彷彿有生以來沒有運動過一樣,符文將劍插到冰里,握住劍喘息著。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眾多劍氣卡在半空中的憤怒通過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叫表現出來,騎領掙扎著,咆哮著,悲傷著,後悔著。

而符文則面帶笑容地凝視著失利的騎領。

自嘲的笑容。

他笑著對徹徹底底失去理智的騎領說:“你就這麼想脫離我的束搏嗎?行——”

拔起劍,符文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最後一擊了——”

撤掉斗篷,他拖著愛劍,穩而快地在冰面上奔跑著。

他跑過的路上有一道很淺的痕跡。

忽然,他收回了所有的劍氣,一躍而起。

趁著騎領還沒摔到地上,垂直往對方的肚子一劍插下去。

騎領開著霸體,就被這一劍重擊倒下,厚厚的冰面因為巨大的衝擊出現了深刻的裂痕。

符文馬上將劍扔到一邊去,坐在騎領身上,雙手按住他的手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視在自己身下亂動的騎領,符文抬頭,眯起眼注視著一直照耀著這片戰火不斷的大地的太陽,但太陽的溫度卻不能使這片冰原變溫暖。

然而,騎士領主——符文殺手心中的太陽,已經將他那塊結成冰的心融化了,用自己的溫度。

重新將目光轉移到騎領臉上,他輕輕地說:“是時候結束了。”

伴隨著話語降臨的是藍色的月神之刃。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騎領依然忘我地吼叫著,眼睛里佈滿血絲。

“很辛苦吧,逃跑什麽的。不過沒關係。很快就會結束的,相信我!因為,我們馬上就要——”


月神之刃從符文背後刺穿他的腹部;

一聲清脆的響聲,符文脖子上的項鏈——無盡的遺物,完完全全碎掉了;

理所當然般的也刺中騎領的胸膛,從他口中噴湧出來的血液都濺到符文身上去,也染紅了他的衣物;

“咔嚓”,它深深地插進冰里,劍也、騎領也,完全不動了。


“死了……”

符文將口中的血咳出后,從喉嚨擠出後半句話。

他鬆開手,用手指去撫摸最最喜歡的騎領的臉頰,并替他蓋上眼蓋。

閉上眼睛,腦海裡浮現出的是騎領和無盡的笑臉。



沒到掃墓的時節,都會一隻巨大的白色飛龍嘴裡叼著它最喜歡樹果,在墓場邊上的一塊本應沒有字的墓碑前放下,并稍作停留,舔舐著被刻上去的字。

過了這段時候,它便會飛走,待明年再來——


——END——


标签:艾艾
热度: 1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