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TTIS。OOC。

*後媽。

*前序什麽的以後再補吧。

*BGM《白夢之繭》。

                                                                                                                    



「無論你的目光在注視著誰,我的眼中只會有你。」


「所以不必自卑,不必哭泣。懷揣著你的夢想,」


「放眼去看這個五彩繽紛的世界吧。」


「用我留給你的兩顆眼球,眺望在這前頭的——“無盡”的——未來」

 


 

                                                                                                                 

紅髮的少年背著他的劍鞘,緊抱著一束六月菊,披著陳舊的披風,在風雪中,艱難地舉步前行。

因為剛才有人告訴他,“哦,你說那個啊。在山頂上呢,不過很冷的哦,要小心啊。”



披風的帽子被狂風吹掉了。

“啊……”

紅髮少年下意識摟緊了懷中的六月菊,扭頭順著風吹的方向看去。

漂亮的夕陽。

“第一次……見到……”

晶瑩的淚珠從他的眼裡——青色的眼睛——里滾落。



“吶,康沃爾。等下到了,我該說些什麽好呢?”

【像平常一樣就好。】

身後揹着的劍鞘將話語傳到他的心裡。

少年的眼淚早被風乾,掛在蒼白的臉上有淚痕,還有悲傷的笑容。



當他涉足山頂的一瞬間,風平浪靜。

無論是天氣也好,少年的心境也好,一切都變得安靜。

“我來了喲。”

少年“噗通”一聲,在面前黑色的石碑前跪下。

只顧著凝視,他忘了獻上鮮花。

“給,這是六月菊。你很喜歡的對吧?以前,你經常在傍晚牽我到花園去,往我頭上插這種花,還沒少給我編花環——”

說著,眼淚在他的眼睛里打眶,但他很努力地制止它往下流。

“氣味……我還是能……分辨出來的……”

花束從手中滑落,淚水掉落到地面上,潤濕了膝邊的泥土。

“……抱歉。”

大風再次颳起。

他抽噎著,任憑淚珠被風吹走,用帶有綿綿的鼻音的聲音,向不可能聽到他說話的、在底下長眠著的人道歉。



【艾索德。】

劍鞘呼喚著主人的名字。

“啊,嗯,抱歉。”

紅髮的少年擦干淚水,站起來,眯起不屬於他的眼睛,看著黑色的石碑的碑文。

「將無盡的愛寄託在眼眸上,你將夢醒。」

“你這矯情的傢伙……”

少年苦笑了一聲,緊皺著眉頭,狠狠地咬著自己的下唇。



艾索德對回憶中的那個腹黑、毒舌、傲慢,但對自己很溫柔、細心、無比珍惜的金髮少年說:

“你的眼睛,你的愛意,我確確實實,收到了。安息吧,澄。”


——END——

标签:澄艾
热度: 3 评论: 4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