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來自地下的等待

*TTIS。OOC。

*死亡flag豎得高高的。


                                                                                                                

戰鬥,結束了。

哐的一聲,炮從澄的手中滑落,重重地落在地上。

“……”

寒冷的風無情地把他的長髮吹散,將沾了血的白色護甲活生生風幹成紅色,並且鑽進護甲的縫隙里,刺痛著他的傷口。

青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徹底地反映出他的驚愕。

嘴唇微張著,任何話語都說不出來,只是呆呆著注視著。

他的瞳孔里只倒映著一個手持雙劍、搖搖晃晃的少年的身影。

忽然,少年將兩把劍插在地面上,任由自己的身體往後倒。

澄用盡剩餘的力量,向同伴衝過去。

“呃……!”

接住對方的一瞬間,澄感覺現在挨着自己的,是一具死屍,沒有溫度的死屍。

他輕輕撫摸著少年那滿是血跡的稚氣臉龐,撩開了淩亂的紅色劉海,用沾滿骯髒的血的手,緊緊地摟住少年的身體,想要將自己對他多的數不清的愛意、情話,化作無形的溫暖,穿過厚厚的護甲和少年的衣服,傳達給他。

對方一開始有少許抵抗的動作,但是不久就放棄了——

直到他感覺到有些冰涼的、無色的液體,像下雨一樣,滴落在自己的臉上。

在他的印象中一直狂妄自大、腹黑、動不動喜歡嘲諷他、自立、無比堅強的人,正抱住他,啜泣著。

斷斷續續的話語和嗚咽使澄說不好完整的一句話,只能無數次重複著那個他最喜歡的名字:“艾索德……”

懷中生命垂危的少年花了好大力氣,才為澄送上了一個讓人心寒的擁抱。

“吶……澄……”

“別說話……讓我抱一下……”

“現在不說……就沒有機會、再說了。”

澄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艾索德則將自己的額頭貼到對方的額頭上去。

兩人的喘息聲變得無比清楚。

他微睜開紅眸,慢慢地說:“我好像、有點、困了……”

然而,澄從紅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失態,卻沒時間對此感到害羞。

儘管內心在嘶吼“不要睡!不許你睡!不要離開我!”,他還是微笑著說出了違背自己的想法的話語。

“……我會記得要叫醒你的。晚安,艾索。”

“晚安,澄——”

前一秒還在抱著澄的身體的雙手,隨著話音的消失,自然地垂落;相互抵著的額頭,一個金色的劉海被血染紅,一個無力地向後仰。



“我連最後一句‘愛你’也沒說出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嚇人的不止劃破長空的吼叫,還有不斷從澄的眼睛裡流下來的眼淚。



在大批魔族的屍體中,跪著一個金色長髮的少年,抱著同伴的屍體,死死不肯放開,企圖用自己的哭號來吵醒同伴,但是他的哭聲,貌似沒有好好地傳遞給已逝去的同伴。



無盡之刃在等待。



等待著那個人叫醒自己。



在地下。


——END——

标签:澄艾
热度: 2 评论: 2
评论(2)
热度(2)

uplay:tungt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