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黑暗同化Ⅰ

*TTIS。OOC。

*各種亂來別太在意。

*不是童話。我沒打錯字。真的。

*有AGE限制只是你們的錯覺(憋笑

                                                                                                                 


長久的戰爭終於結束了,和平的日子將再次降臨,大家都打從心底感到喜悅——除了一個人。

他在戰鬥中使用的力量,那是黑暗的力量,已經不止一次差點把他帶下地獄。

即便如此,他依然使用這股既屬於自己,又不屬於自己的亦正亦邪的力量保護著他所珍視的人們。

現在這個可憐的人,在死亡的邊緣,頑固地掙扎著。

他還想繼續利用這股力量,去守護大家。

“不能在這種時候放棄。絕對,不行。”



LK的右手拿著鋼筆,飛快地在公文上簽字。

看似隨隨便便潦草地簽上去的名字卻意外地漂亮、認真。

他將公文遞給站在他面前但心不在焉的TT。

“我就說,就算讓你繼續守護哈梅爾,留下來的也只有身體。”

此時TT回過神來,眨眨眼,雙手接過公文,面無表情地點頭。

“……”

托了托眼鏡,LK深呼吸一下,換了一種嚴厲的口吻跟TT說:“收拾好東西速度給我滾出這個國家——”

TT的瞳孔很明顯地放大了。

LK無視他的吃驚,托著頭看成堆的公文,像是自言自語地接著說:“IS說要下午出發,但是我把他要拿的那份不小心給了TT,怎麼辦呢?”

猶豫了一下,TT笑著說:“謝謝。”

這是他第一次在家人和IS以外的人面前展現出發自真心的笑。



“咕……”

正在收拾的行李的IS因為心臟的疼痛導致手上的衣服掉落一地,自己也不支地跪倒在地。

“該死的……”

右手抓住左胸,指甲陷入皮膚,幾乎想將讓他痛苦的東西扯出來。

“……”

並不是第一次發作,但感覺這次比往常的都要痛。

“……還要收拾東西啊……”

無力地撐開眼皮,IS看著地上的衣服,他伸手去撿起來。

瞬間,他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異常地大聲,就像心臟被取了出來、放在他的耳邊、跳動著。

與此同時他也聽到房間的門打開的聲音。

“誰——”

正想扭過頭去看來者何人,就這樣子暈過去了。



剛進去就看見IS倒在地上,TT趕緊上前去扶起他,但很顯然已經失去意識了。

“喂!”

試著搖搖他的身體,完全沒有反應。

“哎……”

歎了一口氣,TT將他抱起。

“在這種地方睡覺會感冒的……都16歲了還不懂、還要我來照顧你嗎。”

“……這樣子就好了。讓我照顧你吧。”

他坐在地上,讓IS挨着自己——應該是睡著。



漆黑的一片。

是異次元嗎?

不是。

有一股聲音在迴蕩著。

這是你的心裡。

我的心裡?

一股很陌生的聲音,但總感覺不是第一次聽。

你是……?

我嗎,我的名字是——康沃爾。

康沃爾……

你好,我叫艾索德。



“嗯……”

IS挪動著身體,醒了過來。

疼痛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睜開眼睛,只見牆上掛著的鐘顯示現在是傍晚6點45分。

“糟糕……都這個時間了……”

當他想站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被抱得死死的。

“這個時間又怎麼了?”

身後傳來冰冷的話語,IS不由得冒出冷汗。

“T、TT嗎……能不能稍微放開一點呢……”

“理由。”

“……有要去的地方。”

“不得不去?”

“不得不去。”

“哪裡。”

“和你沒關係。”

話音剛落,TT就一巴掌扇到IS臉上。

比方才心臟的痛更痛,不單止是臉頰,內心也。

“你再說一次啊?”

直覺告訴IS,TT在生氣,真的在生氣,而且非常非常生氣。

“抱歉……”

IS捂著臉,低下頭去。

半晌,他突然被問道:“痛嗎?”

他的手臂感覺到手套的柔軟觸感。

“TT比較痛吧……”

IS的手被TT握住,放到嘴唇邊上輕輕吻了一下。

“原來你知道啊。”

“嗯。”

“看著你在痛苦,而我幫不到你分擔半點——其實這是對我的懲罰吧。愛上你、觸摸你、擁有你的懲罰。”

IS的反應讓TT吃了一驚,不等他出手倒是親自送上門來了——將頭埋在自己的懷裡,軟弱地縮成一團。

“答應我,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子,都要像現在一樣愛我。”

作為迴應,TT抱緊IS。

“當然了,你可是我的初戀啊。”


——TBC——

标签:澄艾
热度: 1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