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君だけの騎士

*RSLK。OOC。


                                                                                                          

BGM:pary-水树奈奈


ほんの少しでいい

君が笑ってくれれば

黄昏の骑士となって

仆の全てを捧げよう


“约好了,我是只属于您的骑士,守护您至死。而您,只需坐在王座上,等待我的凯旋归来。”

“……违约的话我就不再理你了。”

“怎么可能……我啥时违过约?嗯?”

“骗你的。……我信你。不过,绝对、绝对要回来啊!……笨蛋符文。”

“遵命……我的小领主。”

符文单膝跪在地上,牵起坐在王座上的年轻的现任国王——心上人的手,在手背上亲了许久;

坐在王座上的骑领强忍着泪水,仍摆出一幅很开心的样子享受着符文的吻——明明他并不希望看着符文上战场。



地上躺了一地的尸体。

然而,符文伫立众多尸体之中,将他的剑高举过头,仰起头来,眺望着在眼中从未如此蔚蓝过的天空,粲然一笑,完全没将流过的血汗放在眼里,边喘息边忘我地吼叫着: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啊!小领主你有在看吗!我做到啦!”


由于体力不支,他跪倒在地,用剑支撑着劳累到极点的身体,大口呼吸。

抬起头便看见了敌方的援军。

他站起身,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地晃来晃去,剑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稳住身体,符文重新将爱剑握好,用力一蹬向前冲去。

“管你是无名小卒还是身经百战的老兵,都别想再往前一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到仿佛有好几滴冰冷的液体落在自己的脸上,符文慢慢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穿着旧盔甲的骑领——哭泣的样子。

好怀念……好久没看见小领主穿这套盔甲了呢……

符文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抚摸骑领的脸颊。

谁知道手却穿过去了。

无论他怎么摸也摸不到,心爱的人的身体。

【啊……原来,我死了……】

符文发现自己分开两部分了:躺在地上的肉体和飘在半空中只有上半身的灵魂。

就算如此,他还是伸出手去,从正面搂住骑领的脖子,【拜托!传递给他吧……我的爱意。】

这时远处来了一个可疑的人,披着褐色的披风,戴着连衣帽看不见对方的脸。

符文本能反应地想要站起身挡在骑领面前——下一秒他就想起,自己已经保护不了骑领了,只能做出抱着他的动作,渴望他觉察到自己的存在。

那个人竟主动把帽子摘掉,半蹲在符文面前,双手捂着膝盖。

骑领似乎觉察到来者,抬起头;此刻才能看清骑领哭肿的眼睛的符文感到无比心痛,【求求你……不要哭……】

来者是个紫发的女子,扎着低双马尾,自然地搭在两肩上,估计是游人。

她温柔地朝骑领笑,说:“阁下很喜欢这位吗?”

抽噎了一下,骑领用力点了点头。

“我就想是的,”

她再一次灿烂地笑了。

“这位,其实一直都在阁下的身边,守护着阁下、拥抱着阁下哦!”

“?!”

睁大眼睛,骑领一时无法接受这位女子的话语。

一旁站着的众大臣看不下去,想要驱赶她:“你、你对国王说些什么!”

她不以为然,挣脱着大臣们的抵挡,激动地对骑领说:“看不到的东西,请不要马上下定论说并不存在!请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啊!这位对没法兑现诺言、没法继续保护阁下感到非常遗憾!这样子的幽灵是没法到天国去的!所以、所以!请用心去看!……这位的面孔!”

说到这里,她放弃了抵抗,一句解释了话题:

“并非远在天边,事实近在眼前。”

说完,便朝着众人背对着的方向跑了。



符文的丧礼已经过去五天了。

在这五天中,他终于从自己失去意识到恢复“意识”的时间段里发生了什么。

他战死了,但成功地抵挡了大批的敌军的进攻;正正是因为他死了,王国不得不重新派出军队,就连经验不足的新国王——骑领也得再次披上盔甲,亲自作战——顺便给符文收尸。

多亏了符文,战争取得了胜利,但他却没能按照约束“归来”。

骑领就在他的墓前不顾形象、毫无威严地唠着“讨厌”“坏蛋”,无力地哭泣。



【我都这样子给你道歉了……还不能原谅我吗?】

“再站着吧。”

【但是你看起来已经很累了……新法律什么的我来弄就好了,你去休——】

“闭嘴。”

【呜……】

符文——的幽灵站在骑领的办公桌上——的一支钢笔的笔尖上,并被要求“不许掉下去”。

“我要好好惩罚你,害得我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威信全都毁于一旦了。”

骑领低着头看着草案,同时不忘在上面圈圈画画。

没过多久,骑领就发出不满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好烦!不干啦!”

符文不敢发出声音,否则准会被骂。

“你就不能说些什么吗……符文。”

国王露出寂寞的神情。

不忍心看着爱人伤心的表情,符文作死般地挑起话题:

【你想我说什么?小·领·主~♪】

“你还是闭嘴吧……噗。”

【你刚刚……笑了吧?】

“才没有。”

骑领转过身去背对符文。

【笑了!绝对笑了!】

“都说没有……行了你下来吧。”

【嘿咻!】

符文敏捷地从钢笔笔尖飘下来,飘到骑领面前,将双手伏在骑领的手上。

【小领主我们去散步吧!】

“……好呀。”

看见最喜欢的骑领恢复了笑容,符文也打从心底感到喜悦。

【太好了,你终于笑了。】

“还不是因为你回来了吗……”

他想靠到符文的胸膛上去,但他清楚那已变成美好的梦。

现在,能和符文聊天,已经是最大的安慰了。



求求您,上帝也好,神明也好。

求您保持现在的状态吧。

求您让我们继续这样子吧。

我不会再有所求——



但求时间流逝慢一点,让我们再相处多一秒。

好吗?


——TBC——

标签:艾艾
热度: 3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