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roku | Powered by LOFTER

2014.2.26

就标题这个日期,学期第一次早锻,早上6点半左右在中山五路附近差点被几个看起是像是不良的人拦……老妈跟着倒是没事。


但脑洞就这么打开了((( 


——正文——

现PARO吧。

* TTIS。OOC。

*天然×无口(?)



“好热闹……”

澄的嘴里发出感叹的声音,吃惊地看着周围擦肩而过的人们,像傀儡一样被艾索德拉着走。

“手……澄,手。”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

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从自己冰冷的手传来温暖的触感。

低头一看,那是只戴着两个褐色硅胶手环的手——唯一的朋友,艾索德的手。

“走失……很困扰。” 

艾索德的话一直都很简洁,通常都只会用两三个词结束一句话。

虽然没什么语气可言,但的确能听得出藏在话语背后的心情。

所以澄渐渐喜欢上去猜艾索德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是在担心我……吗?” 

“……嗯。” 

 “嘿嘿……谢谢。”

“……去澄……想去的、地方吧。” 

艾索德很罕见的自然地笑了。



在跳舞机上,一头红似火焰的中发在飘动着,随着主人的身姿的扭动,在空气中潇洒地舞动。

结束的时候,游戏厅里围观的人都欢呼起来——BT难度也能ALL COMBO的人不常见嘛。

“果然艾索很擅长游戏呢……我完全不行。”

“……澄、开心吗。” 

“嗯,超开心。本来就很少能到外面走……光能到街上走就很开心了!” 

澄的体内有一股特别的力量,因此常年被关在研究所里被要求“协助研究”。

他本人也不清楚到底是在研究什么,他只清楚自己只能走这样子的路。

不久前,貌似研究稍微有了点成果,所以澄得到了一天的批假;艾索德本来就是在街上逛的便衣,“天天都像假日一样,就是看见被欺负的人就出手相救而已”这是他看待工作的态度。

本来澄并不在城市的研究所里,在更偏僻、实验场地更大的地方;而把他护送过来的正是艾索德,上司给艾索德的理由是“反正你很闲”然后他就去了。

第一眼看见澄的时候,澄对他说了一句很伤他心的话:“警察里面也有这么矮的啊……”

那就是两人的交情的开始。

“是吗……机会、还有。” 

“说的也是。好像不早了……回去吧。” 

“嗯……纪念——”

艾索德牵起澄的手,走进大头贴机。

“就是、拍照。”

没等艾索德做好准备,澄就扯着他的脸颊,按了拍照。

“笑!”

“呃……呜。”

等贴纸印了出来,澄就后悔死了。他直敲艾索德的脑袋骂道:“我不叫你笑了吗!?”

“已经、笑了……”

“这叫笑?!”

“不是……吗……”

“当然不是啦!!”



走出游戏厅已经是晚上了,艾索德伸了个懒腰——虽然他每时每刻看起来都精神不振的样子。

澄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这个时间了啊……是时候回去了呢。” 

“……送你。” 

“39~” 

澄本身的能力很强,正因为强,考虑到有失控的可能性,那些负责“研究”他的人们让他戴着一个奇怪的手环,除了“实验”的时候其他时候都要佩戴着,作用理所当然是封锁能力;那玩意貌似还记录着他的各种记录。

因此佩戴着那个手环时的澄的战斗力为0——同时也是艾索德大展身手的时候。

“这么晚回去,你姐姐不会担心吗?”

“没事……绕远路、吗?”

“好啊,拜托了。” 

两人肩并肩、手牵手走在寂静的小巷里。

突然,艾索德的步伐停了下来。

他觉察到身后有人——复数个人。

被跟踪了。

“怎么了?” 

正当澄开口询问的时候,他看见身旁的艾索德斜眼看着身后,扭过头去,远处站着的是五六个不良青年。

看样子比他们要年长,20多岁吧。

那些人的发型相当怪异,不是能用语言来说清的怪异。 

“喂,小鬼们!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啧……” 

咂舌的声音从艾索德嘴里传出。

他松开澄的手,转过身去,瞪着不良青年们。 

“你、你那是什么眼神!” 

“少虚张声势!” 

那些人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拿着铁棍、小刀,朝他们冲过去。

艾索德伸出双手架在背后,做出拔剑的姿势,弯下腰——迎战准备。

“澄,退后点。”

然后,澄听到了认识艾索德以来他讲的最长的一句话:

“我来教教你们,什么是真正的不良。” 

话音刚落,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了出去。

几道红光挥出,在黑夜里特别夺目;随后便是几声响亮的手铐声。

“逮捕……” 

干净手快、简单粗暴是艾索德一向的作风。

“跟水管锁在一起你脑子想什么……” 

“有人、回收。” 

“哎……回去吧。”

“嗯。” 

“手,给。” 

“……牵——” 



——END—— 

标签:澄艾
热度: 1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1)